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司机与老板娘
司机与老板娘
李炳在一间金属钮扣厂做客货车司机兼送货已有两年了,由于工作自由,加上那儿有一个颇美丽的老板娘,他
做得很开心。

老板娘程太太今年二十八岁,和他同年。她不高也不矮,有一张人见人爱娃娃脸。自她生了孩子后,胸脯和屁
股也加倍发达起来。只要她在路上走动,她的大奶子和大屁股前摇后摆、就会引来不少男人的注视和口哨声。

货物多的时候,老板娘常会跟车送货,坐在车头看管车子,防止被抄牌。

在李炳工作了半年的时候,他和老板娘已是无所不谈了。他也发觉她身上有了不少变化。老板娘由不化妆变成
逐渐有化妆、人也逐渐美艳起来。而且,她的长裙也变短,密实的白恤衫,变成五颜六色的花衣衫,而且多是没有
袖子的。

最大的变化,就是她不再戴胸围了。在光线足的地方,她那一对三十六寸豪乳便暴露在他面前,傲然挺立、像
两口火向他喷来。她那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似乎充满了忧伤怨根、随后渐渐变成一对勾魂摄魄的桃花眼。

老板很花心,常去玩女人,已是人尽皆知。老板娘常向李炳诉苦,说到气愤时,眼会喷出火来,两只大奶子也
突然狂跳几下。

她常在车上闭目养神、给他有偷窥的机会。她那高耸的胸脯急速起伏着!偶然她张开眼,彼此四目交投,老板
娘会脸红似鲜花,一对桃花眼既恐怖又兴奋。假如李炳拥吻她,看来她也是不会拒绝的。但他已有很好的女朋友,
不但可以不受引诱,还时常劝她容忍、看开一点。但今天的出车却不同,老板要炒李炳鱿鱼,通知他七天后离
开公司。他带看恶意看了老门娘一眼、看得她脸红心跳。两人吃午饭时,李炳主动说老板的坏话,说他乱搞男女关
系。老门娘喝了一罐啤酒。当他将几天前在餐厅偷录了老板和一个女孩子的对话播给她听时,老板娘比哭更难看。
她又喝下了两罐啤酒。

上车时,李炳要扶看她了。她脸色血红,眉目间带着一种恶意的邪笑,就像再世的潘金莲一样动人。

李炳将车驶入水塘腹地停下,看看半醉的老板娘,又开了一罐啤酒递给她,同时又给她几张相片。相片是他在
一次开车送货途中,经过九龙塘时拍下的,老板程先生和一个妖冶女郎进入别墅。

老板娘狂喝啤酒,却有三分之一倒在自己胸脯上,使她两只大肉球紧贴看衫,完全凸出来了!她撕碎相片,两
手颤抖着,全身都震动了。大豪乳跳跃起来了,李炳突然粗暴地脱去她的衣衫、她两只雪白的大肉球吃惊地跳起舞
来、而她也狂急地把两手乱抓乱握、用口吸吮又轻咬、老板娘低叫着又恐惧地呆看他。

李炳下车,走过她那边、开了车门,伸手入她裙子内扯出内裤,抱她出来,放入阔大的后座车厢内。老板娘惊
呆了,看看他剥下裤子,进入车厢。她竟吓得躺下、低叫问道∶「你想干甚麽嘛?」

他压在半裸的老板娘身上说∶「我要和你玩。」

然后他两手开始把玩她的大奶子,使她忍不住笑起来。

她又惊又急地说道∶「不要这样啦!」

但是她已经觉得他有所动作,坚硬的阳具已磨擦着她的敏感地带,接着他全力地向她的要害一插,她竟也身不
由己向上一迎,结果他一下便成功占有了她。

她又恐惧又兴奋地全身颤动,而他也拼命狂插她二三十下,在她的娇喘呻吟中狂吻着她的嘴,用力握着她的两
只饱满的奶子,向她发泄了。

两个人相拥闭目,没有说话,周围只有他们的呼吸声。

半小时后他们各自穿回衣服,也没说话,李炳驾车返回公司。

晚上,李炳想起老闷要解雇他,就因为程老板连他的女朋友周燕玲也要霸占。她在同一公司做文员。老板也知
道她是李炳的亲密女友,却因色心顿起,用钱引诱燕玲做他的情妇,更无耻到要解雇李炳。

老板和燕玲在餐厅的谈话,他已录了音准备交给老板娘。燕玲含泪告诉他,她妈妈入院做手术,要几万元。而
为了这几万元,老板要她陪他睡一个月。

李炳在燕玲家中,两个人都哭了。她说∶「炳哥,我绝不会将自己无条件送给那老淫虫的,我要将处女之身以
给你!」

然后,她带泪含羞,将衣服一件件脱下,直至一无所有。

「那不行的,你别让他得逞,这对你太不公道了!」

周燕玲拥吻他,李炳左闪右避,挣扎着。但她那处女的体香、乳香和发香加上幽兰的香水味,使他逐渐不动了。
他的阳具顶在她的阴户了。于是她脱了他的裤子,跪下,眼含泪水微笑、用口吻他的阳具。

李炳震惊后退、跌坐床上。她起来、两手推跌他仰躺,扑上去,辛苦地狂吞他的阳具。他已十分激动,拼命推
开她的口、而她却坐在爱郎身上,企图和他交欢,不过因没有经验而不成功。

李炳看见她像野兽一样疯狂,她披头散发,两只奶儿如半熟的木爪在他面前狂甩,硬中带软、软中带硬。忍不
住就用两手握住,那奶子不大也不小。捏下去,又结实又温热又充满着弹性,加上她的带泪而含羞的苦笑、便再也
忍不住了。他推倒她,反压在她的身上,将阳具缓慢地塞入她的阴道内,但只进入了一半,就遇到阻力,再也不能
前进了。

看见她痛楚的样子,他就不忍心地停止了前进。他拥吻她、热烈地四唇交接,双手握捏她的乳房。

这时两人的兴奋已逐渐达到顶点了,燕玲要他直捣黄龙。他于是在极度紧张兴奋中全力一插,再加上身体的重
量。周燕玲惨叫一声,冷汗直流,脸青唇白,而李炳也十分刺痛。由于他身体的重量,他成功洞穿爱人的处女膜了。

她气喘、她抽搐,而他也发泄了。燕玲虽然没有快感,反而十分痛苦,又流出鲜红的处女血,但她却满足地笑
了、彷佛做了一件神圣的工作似的。

李炳想到这里、又回忆今天怀恨干老门娘的情形,不禁恶意地笑了。

第二天,他返工厂时,不见燕玲上班,他失望而着急。好不容易等到放工回家,便打电话给女友,燕玲只是哭、
没有说话,最后她终于承认,那淫虫老板程经理,昨夜已奸污了她,然后就她收了线。

他整个人呆住了,他不停吸烟、喝酒,在室内来回度步,整个人极度虚脱,他整夜没睡,到天亮才睡了一小时。

闹钟吵醒了他,他一跃而起,带看恶意的微笑返工。老板提醒他还有三天就要执包袱,然后驾私家车走了。李
炳知道他一定去找燕玲,又要去奸淫她。

李炳上好了货,四处找老板娘。她却躲避着他。

他终于在储物室找到了她,他要求她跟车送货。她不肯,李炳突然强吻老板娘,摸她那饱满的乳房,并以阳具
去磨她的下阴。

老板娘推开他,打他一下。他冷笑道∶「你不去,我就将前天我和你做爱的事告诉你老公!」

老板娘没奈何地跟他上车,李炳却将客货车驶至他家附近停下,用目光看她、非礼着她的全身。她被看得脸红
耳赤,全身发滚,身体震动起来,那对大豪乳更不规矩地微微跳动了,好像想一下子脱光自己的衣服向他低叫∶「
快来干我吧!」

但当李炳拉她下车时,她却又极力挣扎。

李炳说道∶「你知道老板去了哪里吗?他去找周燕玲,和她上床呀,傻女人!」

于是,老板娘身不由主随李炳上楼入屋。当他关上门时她才惊醒,要逃跑时,却被他自后抱住。将她的衣衫自
她的头上大力剥了出来,在她两只雪白的大奶子疯狂摇动的时候,他两手大力握住,又抓又搓,又按又捏。「放开
我吧!不要这样嘛!」她大叫。

李炳粗暴地将她的裙子和内裤也剥下了,自己也在脱衣服。老板娘一手掩胸、一手掩下体,退至墙角,哭着说
∶「你放过我好吗?」

他已脱光了衣服,一步步迫近她,大炮瞄准她说∶「你的心里以前不是时常想我干你吗,前天我已给你最高享
受了,为甚麽现在反而怕呢?是觉得对不起丈夫,还是怕被人说你是淫妇呢?」

李炳迫近她,老板娘没反抗,也没有叫、只是颤抖着。他挪开她捂住乳房的手,拥吻着老板娘,吻她的嘴,抚
摸她的豪乳。她只是不停流泪,当他一手按她的屁股,一手握住阳具插入她的阴道时、老门娘全身抖动,两只大白
奶大力摇动了六、七下,接着就抱紧他,却放声哭了出来。

他推开她说∶「你走吧!你老公禽兽不如,他不但抢去我的女朋友、还解雇了我。我是想给回他一顶绿帽戴,
想报仇,但你是无辜的。你知道吗?周燕玲是我女友,但已经被你丈夫用几万元骗走了!」

老板娘如梦初醒,两眼射出了怒火。当李炳想穿回衣服时,她却一手夺去、抛掉。然后以极淫荡的眼看他,身
体蛇一样游向他,大屁股左摇右摆、大豪乳疯狂跳耀抛到他身上,紧抱他,她依然流着泪,却露出寂寞而恐惧的笑
容。说道∶「阿柄,你干我吧!现在是我自己愿意的,我好需要你,我太寂寞了!」

然后、老板娘仰躺床上像大个大字,下身不时向上挺,潮湿的阴道蠕动着。她的两只大肉球,向天怒耸、一下
又一下,起伏好大、每起伏一次,就像胀大一倍似的。她的嘴同样如阴道般蠕动着,似笑非笑。她的鼻子粗急地呼
吸着。她的淫眼半闭,脸红似鲜血。突然间,她闭上了眼,泪水流下来了,口中却淫态十足低叫道∶「阿炳,来吧!
来干死我吧!」李炳虽然对老板十分愤怒,却对老板娘产生了同情,因而好像忽然爱上她似的,再加上她目前
楚楚的淫态,便压向她身上,一下子便将阳具插入她阴道内,只轻轻地抽动了几下她,就呻吟了叫床了,接着,她
随着他抽插的节奏而狂呼了。她也好像忽然爱上他似的。当他狂吻她的乳头,两手力握时,她大叫∶「阿炳,你捏
爆我吧!插死我吧!好舒服哩!」于是,他吻她的小淫嘴。两人狂吻至几乎窒息,大汗淋漓、终于,李炳向老
板娘的阴道里射精了!

当高潮和兴奋过后,李炳压在老板娘身上,和她互相凝视,四目交投、两人都流下了眼泪,同时带看复仇者的
微笑和变态的兴奋。

分手的时候,老板娘告诉李炳,她会帮燕玲及早脱离程老板的银弹控制。并会资助他和燕玲早日完婚。她叹了
一口气又说∶「但是,那时我就更寂寞了。」

李炳说道∶「我会对燕玲坦白一切,相信她也会感激你吧!」

老板娘哭笑道∶「女人的心只有女人最清楚,我并不需要她的感激,我只需要你这个知心男朋友,你结婚之后,
还记得我就好了!」【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