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超越伦理
超越伦理
我父亲早年过世,家里只有母亲与我两个人相依为命。记得父亲刚过世的那一年我只有 12 岁,妈
妈一个人为了扶养我,每天必须兼两份工作来维持生计。因此,从小我就常常一个人在家。记得那是在
我 15 岁那一年的某一天。当我在洗澡的时候,不经意的发现了妈妈换洗下来的内裤。

我一时好奇心大动,想要闻闻看女生下体味道到底是如何,因此拿起了内裤,把它靠近了我的鼻子。
突然,我发现那味道是如此的好,我不由自主的伸出了舌头,舔着玛上妈妈所留下来的分泌物。

我的阴茎早就涨大到不能再大。我一边舔着内裤,一边套弄着我的阴茎。

终于,我射精了!而且量比平常还要多许多。虽然已经射了精,但是我的嘴巴还是没有停下来,我
几乎把整个内裤的内面塞进了我的嘴巴内,只因为我舍不得离开那味道。

我出了浴室,嘴里依然含着妈妈的内裤,我开始翻妈妈的衣柜。当我看到一条条小小的内裤上的分
泌物的痕迹时,我的阴茎再度膨胀。

我穿上了妈妈的内裤,手拿着一条内裤套在我的阴茎上再度自慰,嘴吧里不停着舔着妈妈的分泌物。
我又射精了,而且是射在妈妈的内裤上。

就这样,从此我爱上了妈妈的内裤,后来每次洗澡都要等到妈妈洗完才洗,只为了舔内裤上妈妈的
分泌物。

我并没有满足于妈妈的内裤,我发现我已经爱上了我的妈妈。我开始偷窥妈妈洗澡,开始想像和妈
妈性交的画面自慰。我会趁妈妈不在时,偷偷的将我的精液抹在乾净的妈妈的内裤上。

当妈妈月经来的时候,我会拿起妈妈用过的卫生棉,边舔边自慰。我一直沈迷在妈妈的内裤及和妈
妈性爱的幻想中。

一天,我依然照往例,在浴室里拿起妈妈的内裤自慰,并射精在妈妈的内裤上。没想到因为家里的
洗衣机故障,妈妈等我洗完澡就进了浴室洗衣服。

当时我好紧张,我怕妈妈发现她的内裤上沾有我的精液。妈妈拿起一件件的小衣服,开始用手戳了
起来,而当她拿起了那一件沾有我的精液的内裤时,突然停了一下,并拿起它轻轻的闻了一下。

我知道,妈妈是认得出精液的味道的。当我正不知所措的想要躲进房间的时候,我看到妈妈的嘴角
里浮起一丝微笑,而且还带着一丝红润。

很快的,几件衣服,没几分钟就被妈妈洗乾净了。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战战兢兢,不敢发出一点
声音。妈妈把衣服晒好,并没有说什么,就进房间去了。

接下来的几天,我停止了浴室里的自慰,也没有再拿起妈妈的内裤来闻。但是我发现,自从那天以
后,妈妈在洗衣服前都会将她的内裤翻过来检查,而且似乎每次都带着一丝丝失望的表情。

就这样过了约莫一个礼拜的时间,我开始发现妈妈似乎有些故意的将她的内裤放在换洗的衣服的最
上层。

起初我以为是偶然,后来我发现妈妈的动作越来越明显,甚至将内裤沾有分泌物的那一面向上摆着。
而且,分泌物颜色和量也似乎比以前深且多了。我开始怀疑妈妈似乎在诱惑我。

一天,当我忍不住再一次偷看妈妈洗澡的时候,才发现妈妈竟然在浴室里自慰,而且是穿着内裤。
不但如此,当她自慰完还刻意的将内裤的内面翻到外面来,并摆在换洗一服的最上层。

我终于知道了妈妈的用意,于是自从那天起我更大胆的拿起妈妈的内裤自慰,而且会故意射在妈妈
的内裤上。射完精,我也会故意将沾有我精液的那一面翻向外,摆在最上面以回馈妈妈留给我的分泌物。

后来我知道,妈妈也已经爱上了我的精液,而且还会拿起它来自慰。虽然。在精神层次上,我们两
个已经超越了母子的关系,但实际上并没有发生肉体关系。

就这样,我们母子享受了约半年的精神乱伦。

直到有一天,那年正值我暑假,晚上,我还是按照往例,等妈妈洗完早就进了浴室。当我刚想拿起
妈妈的内裤时,赫然发现一篮上有一个纸条。我打开了它,上面写着:

「小易,今晚到妈房间来!」

我欣喜若狂,我知道今晚将要发生什么事,我多年来的愿望终于要达成了。为了和心爱的母亲交合,
我洗澡洗的特别用力。

到了晚上,不到 10 点,妈妈就进房去了。我迫不及待的关了客厅的灯,等了约莫 10 分钟,就走
到妈妈的房门前轻轻的扣了两声。

「进来」

当我进了房间时,里面是乌漆嘛黑的什么都看不到。

我轻轻的走到了妈妈的床边,一时不知要说些什么。还是妈妈比较老道,她先开口说:「坐吧」

于是我坐在床上。就这样我们又沈默了一会儿。这时因为我的瞳孔已经适应了黑暗,所以可以很清
楚么到妈妈的身影。我似乎可以看的出来她是穿着一件薄纱睡衣,至于有没有穿内衣就看不出来了。

「小易,你知道妈妈为什么叫你来我的房间吗?」

「不知道」我故意装作糊涂。

「那我就明说了吧!你爸爸去世了这么多年,妈妈好不容易辛苦把你养大,青春年华早已没了。妈
妈对你最近在浴室里所做的是情感到意外,也感到高兴。这些年来,妈妈忙着工作,早就把那些男女之
间的是给忘了,虽然有时难免会有一些生理上的需求,但都用意志力把它给压抑下来了。直到前一阵子
闻到我的内裤上你所留下来的的精液的味道以及想到你我之间一种乱伦的关系,才让我重新对性产生了
兴趣。我猜你应该还是处男吧!?」

我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

「没关系,妈妈这么多年也没有过所以也和你差不多。」妈笑着说。

「今天妈妈想要让你体验一下真正的女人味,不知道你的想法如何?」

我高兴的直点头。妈妈也笑了。

「好,来吧。」妈妈躺下了。我迫不及待的扑上了妈妈的身体,双手不停的乱摸。我的没经验似乎
弄痛了妈妈,她突然伸出了双手制止了我,并说:

「小易,对待女人是要温柔的。唉,算了,还是我来教你吧!」

于是妈抓住了我的手,轻轻放在她的阴部。她张开了双腿,轻轻的将我的手指放入了她的阴道内。
这时我已发现妈已经湿的一塌糊涂了。

当我的手指第一次进入妈妈的阴道内的时候那种感觉是非常奇特的。那种滑滑又热热的感觉是我这
辈子不曾经历过的。

而随着我手指在妈妈的阴道内慢慢滑动,妈妈也开始哼出轻轻的呻吟声。起初是轻轻的,接下来她
的呼吸变的越来越急促,声音也变得愈来愈大。

突然,我感觉到有大量的淫水从妈妈的阴道里流了出来,妈妈的身体也突然紧绷了起来。我知道妈
达到了第一次的高潮。

不一会儿,妈妈开口说:

「小易,谢谢你,这是妈妈几十年来的第一次高潮。现在换我来帮你吧。」

说毕,妈妈突然一口气含住了我的阴茎,开始轻轻的上下滑动。我情不自禁的叫了一声,因为那是
我未曾有过的感觉,而且正在帮我口交的人是我的亲生妈妈。那种兴愤及刺激是我这辈子都不曾经历过
的。

或许是因为我的经验不足,在不到 5分钟的时间,我就射精了,而且是射在妈妈的嘴吧里。当我射
精的那一刹那,我的心里非常紧张,我怕妈妈责备我。

「对不起,妈妈!因为实在太舒服了,所以来不及拔出」

没想到妈妈不但没有责备我,还一口气将我的精液吞下,并说:

「傻孩子,你是从妈妈肚子里出来的,你的东西就好像是我自己的,我怎会嫌弃呢!」

说毕妈妈又一口含住我的阴茎,继续帮我口交。因为我已经射过一次精了,所以阴茎已经变软,可
是妈妈却比刚刚更努力的在舔吸我的阴茎。

不一会的时间,我的阴茎再度勃起,而当我的阴茎在妈妈的嘴巴里渐渐勃起时,我看到妈妈的嘴角
里浮起浅浅的微笑。

「好孩子,果然是年轻人,来吧,让我们母子俩结合吧!」

说毕,妈妈张开了她的大腿,用她的有手抓住我的阴茎,一边套弄,一边滑向她的阴道。

终于,我的阴茎插入了我那渴望已久的妈妈的阴道内。那种感觉是那么的温暖又那么的熟悉,当我
想到十几年前我就是从妈妈的阴道里出来,而如今我又和我的亲生母亲结为一体时,我的性愤已达到了
最高点。

我不停的抽动的我的阴茎,而妈妈也配合着我的动作慢慢的扭动着她的腰,嘴里不时的发出一阵阵
令我晕眩的呻吟声。

我不由自主的亲向妈妈的嘴吧,将我的舌头伸入妈妈嘴里。我们妈妈俩就在热吻中再次达到高潮。
而这次我射的又比第一次来的多得多。

射了精以后的我并没有停下来,我立刻将我的舌头移向妈妈的阴部,我用我的舌头帮妈妈清洗她的
阴部。我将从妈妈阴道里所流出来的液体尽数吞下,也分不清是妈妈的淫水还是我的精液。

不多久,妈妈又开始呻吟了起来,而她也示意我将阴茎靠向她的嘴吧。就这样我们又开始了69式的
口交。我们彼此都卖力演出,只为了让自己心爱的对象能够得到更舒服的感觉。

就这样,我们不停的舔着对方的性器官,只因那是我们彼此最爱的人的东西。终于,我又射精了。
但我的舌头并没有因我的高潮而停止,直到妈妈达到了另一次的高潮后,我才心不甘情不愿的离开了妈
妈的阴部。

我们母子俩互相看着对方,忍不住开始热吻了起来。

「妈,我爱你!」

「小易,妈也爱你!」

就这样,我们母子俩相拥而睡到天亮。

经过了一夜的热恋之后,我和妈妈在家里的角色也自然而然的起了变化。我们俩不再像过去的母子
关系,反而更像是一对夫妻,一对差了22岁的夫妻。

在接下来的暑假期间,我几乎天天都和妈妈睡在一起,天天都享受着乱伦的乐趣。当妈妈上班时,
我就会拿着她特地留给我的内裤自慰,直到她下班回来为止。就这样,很快的过了3 年。

--------------------------------------------------------------------------------

那是我大学联考失败的那年夏天,我因联考失败,所以只好暂时在家待着。

一天,当我正在家里拿着妈妈的内裤自慰时,突然门铃声大作。我不甘愿的放下了妈妈的内裤,套
了一件短裤跑去应门。我透过门往外看,发现门外站着一位身材极棒的女人。我似乎认识她但又不太确
定。我开了门问到:

「请问您找哪位?」

「小易,是我啊,小娟阿姨,你不认识我了吗?看看你都长这么大了!」

这时我才突然想起妈妈有一个小她五、六岁的妹妹叫小娟,好像很早前就嫁到美国去了。大概是我
八、九岁的时候吧。

「啊!小娟阿姨你好,好久不见,请进!」

我边开门,边帮她提行李。这时我突然想到忘了将妈妈的内裤收起来,心里紧张的要命。而当阿姨
进到客厅时她的眼光似乎也注意到沙发上的女人内裤及卫生纸,不过她却装作没看到。

我趁她不注意时收起了内裤,说道:

「阿姨,请坐吧。妈妈还在上班,要到晚上才会回来。你要不要喝点凉的?」

「好啊!」她边坐边回答。

「阿姨,你不是在美国吗,是什么风把你吹过来的啊?」我问到。

阿姨的回答似乎有些犹豫,说道:

「嗯…。因为太久没回来台湾,而且姊夫去世后我也没见过姊姊,也不知道她生活的怎么样,所以
抽空来看看啰。」

「喔,对了,要不要打电话给妈妈说你来台湾了呢?还有这几天你要住哪啊?」

我之所以问这个问题是因为一方面是关心她,一方面也是担心她是否会影响到我和妈妈的性生活。
没想到她的回答是让我失望的。

「小易,阿姨可能要打扰你们一阵子啰。」

「那很好啊,反正家里的房间多的是,你就住我们家好了。」我随然表面上装做高兴,但实际上却
是非常的难过的。

「小易,你帮我打个电话给你妈吧。」

我拨了妈妈公司里的电话,然后告诉她小娟阿姨来台湾的消息。她似乎不像我,听她的语气就知道
她是真的很开心能见到自己的妹妹。

我把电话拿给了阿姨后就进到浴室里去洗个澡顺便整理妈妈的内裤了。

大概过了 5分钟吧,当我正洗澡洗的痛快时,似乎听到阿姨的哭泣声。好像听到她在对妈妈诉苦。
又似乎听到「没良心」、「外头搞女人」之类的话。当我洗完澡出来时,发现阿姨已经哭红了眼。

当她看到我从浴室出来时,就跟妈说「晚上再谈」后挂了电话进了浴室。我大概猜到阿姨的婚姻可
能出了问题,但又不好意思问。

阿姨从浴室里出来后,就没有再表现出一丝丝的悲伤,反而是跟我美国长美国短的聊了起来。

小娟阿姨或许是因为长年居住在国外的关系吧,她的言谈举止一点都不像三十几岁的人,打扮也十
足像个二十几岁的年轻女孩。当她开心的哈哈大笑时,又似乎看得到妈妈的影子。说实在她们俩长得还
真有点像,只是妈妈看起来比见老一些而已。

不知不觉中已经到了六点半。妈妈下了班回来,吃完晚饭,她们两个就进了房间,关起了门去聊去
了。我虽然很难过不能和妈妈睡在一起,但是能看到妈妈这么开心,我也觉得心满意足了。

后来,妈妈趁阿姨不在时将阿姨在美国的是告诉了我。

原来,小阿姨当年是嫁给了一个美国当地的华侨。那个男的是一个大学讲师,小阿姨嫁给她的这几
年来,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很幸福,但因为小阿姨一直都无法怀孕,因此受到不少来自夫方家属的压力。
而最近,小阿姨发现她丈夫竟然和她所任教的大学里的一个女学生有染,甚至已经让对方怀了她的小孩。

而当男方家属知道了这件事以后非单不帮小阿姨说话,还逼着小阿姨跟她离婚。于是,在男方家属
同意负担大笔赡养费的条件下,小阿姨跟她离了婚。而后就回来台湾投靠她唯一的亲人,也就是我妈妈。

就这样,我们家里除了妈妈和我之外,又多了一个阿姨跟我们一起住。因此我和妈妈之间亦母亦妻
的关系只好暂时停止。

那一阵子,我只好靠着妈妈留给我的内裤当作安慰剂。唯一值得欣慰的是我和妈妈还可以趁阿姨洗
澡时偷偷的互相爱抚或口交,但都无法真正享受性交的乐趣。

就这样,大概过了半个月吧,我也已慢慢适应家里多了个女人的生活。

七、八月的台湾实在是热的可以。家里即使开着冷气还是无发完全消去那种酷热的天气。小娟阿姨
或许是因为太久没住台湾,所以她比我更不能忍受那种热度。也因此,她在家里穿的衣服也变得愈来愈
少。

起初,她在家里都至少还穿一件短裤和一件 T-SHIRT,到后来或许已不将我当外人,因此乾脆就穿
着睡衣在家里活动,有时甚至连内衣都免了。

也不知阿姨是个天生的尤物还是因为长年住在国外的关系,她的身材真的是没话说,有时我都会故
意趁她在打扫的时候偷偷瞄她的领口内的乳房,或裙下的内裤,那使我感受到另外一种禁忌的乐趣。

一天中午,我和阿姨一起去附近的超商买菜。在买完菜回来的途中,突然下起了倾盆大雨。我和阿
姨本来是躲在屋檐下躲雨的,但是等了很久雨似乎都没有要停下来的感觉。

因为家里离超商也不远,因此我就建议阿姨一起冒着雨冲回家去,顺便还可以消消暑。阿姨也像小
孩子一样兴愤的说好。

因此我们两个就 123冲啊的跑回了家里。到了家里,想也知道,我们两个都淋成了落汤鸡。

这时,我突然发现,阿姨是没穿内衣的,而透过湿掉的 T-shirt,她那美丽的乳房全部都显现在我
的眼前。

我看得一时呆住了,阿姨似乎也看出我在注意她的乳房,青青的用手遮住的上半身以后就说:「好
了,我先去换洗一下,你帮我将这些菜拿到厨房去」

说毕,她就走回了房间里。

我拿起了菜走进厨房,脑海里一直都是方才阿姨被湿衣服衬托出的乳方的画面。不知不觉的,我的
阴茎勃起了。这时我突然发现,阿姨的房门没有关好。

于是我捏手捏脚的走到了她的房们前,透过门缝看到她正在里面换衣服,而她那美丽的胴体第一次
完全裸露在我的面前,虽然只是背面。

当她快要换好的时候,我立刻走回我的房间。我忍不住用手握起了我的阴茎,上下套弄了起来。直
到喷出那热热的精水为止。

从那天起,只要妈妈不在,我就会趁机偷看阿姨洗澡,有时也会拿着浴室里阿姨换洗下来的内裤自
慰,就和当年我用妈妈的内裤自慰一样。我已经爱上了她。

这样的日子又过了约莫一个月。阿姨已经找了一个翻译社的工作。虽然她的赡养费足以让她过一辈
子少奶奶的生活,但是因为她才不过三十几岁,因此还是选择了继续工作。

也因为翻译社的工作不像一般公司上下班时间那么固定,因此我和妈妈也就能够趁阿姨还没下班或
不在的时候再次享受乱伦的性交的乐趣。

时间不知不觉的到了年底。一天,阿姨告诉我们她们公司要举办望年会,所以晚上可能很晚才回来,
叫我们不用等她吃饭。这对我和妈妈来说又是一个可以相亲相爱的大好机会。

当天,我特地准备了一顿烛光晚餐和妈妈享用。用毕,我和她也就顺理成章的一起进了浴室,洗了
一个鸳鸯浴。

当我们回到了房间理的时候,房间里的灯是关着的。那就好像当年我和妈妈第一次的时候的情景一
样。我抱着妈妈,将她轻轻的放在床上。我拿掉了裹在她身上的浴巾,她的身体又一次完全裸露黑暗中。

我开始用我的舌头舔她从头部以下到脚的每一寸肌肤。她全身散发着一种香味,那并不是香水的味
道,而是她的体味。我舔完美一个地方,开始集中攻击她的阴部。

我张开了她的大腿,用手轻轻的掰开的她的阴唇,起初我是用舌尖经经的触碰那粉红色的圣地。慢
慢的,我将我的舌头深入妈妈的阴道里,吸取她的淫水。它的味道是香的、是甜的,因为它是来自我的
亲生妈妈。

妈妈已经失去意识似的不停的呻吟,并不停的说出「舒服、好舒服」这类的话。我慢慢的将我的阴
茎靠向了她的嘴巴,她也毫不犹豫的含住了我的阴茎,不停的吸它,嘴里还发出「嗯,好吃」之类的话。

这种 69 式的口交我们已经做了多年了,彼此之间也都培养出了能让对方最舒服的技巧和默契。这
时我依依不舍的从妈妈的嘴吧里抽出了我的阴茎,对向她的阴道口,慢慢的将我的阴茎插入了她那已经
湿的不能再湿的阴道里。

妈妈叫了:「啊!小易,快!妈妈已经等不及了!」

我不理会她的催促,继续按照我的速度及频率来回的抽动。这时妈妈叫得更大声,甚至到了有些歇
斯底里的程度。

「喔,小易,拜托你,再深一点,再用力一点。喔!对!再来!快给我!」

我因妈妈的浪叫声而变得更加兴愤,我渐渐加快我的速度,而且嘴巴里也不由自主的叫了起来。而
正当我快要射精的那一刹那,突然听到开门的声音,随着客厅的灯大亮。我和妈妈都吓住了,因为那在
客厅里打开电灯的正是小娟阿姨。

她看到我和妈妈裸露在床上的样子,一时呆住了。她不敢相信她亲眼所见到的事情。那不是因为她
看到的是男女性交的画面,而是因为她所看到的是她的姊姊和她姊姊的亲生儿子正在做爱。

她轻轻的问到:「你们…你们在干什么?」

我和妈妈都没有出声。这时阿姨稍微提高的她的声音再次问道:

「姐,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在干什么?」

「小娟,这一切我都会和你解释的。」妈妈终于开了口。

这时,我也注意到阿姨的脸已经红的向一颗苹果一样,我知道她喝酒了。

我慢慢从妈妈阴道里的抽出了我的阴茎,这时我又看到阿姨的脸上浮出了一种奇怪的表情。她的双
眼盯着我那勃起的阴茎,嘴吧微微的张了一下。

我发现她似乎非常羡慕我的阴茎的size.

「小易,你先回房去,妈要跟阿姨谈谈。」

我拿起了内裤,走出了房间,而阿姨的眼神依然没有离开我的阴茎。

这时妈妈似乎也注意到了阿姨的反应,她似乎觉得事情好像变得并不那么棘手。我出了房门,轻轻
的带上了门。但我并没有回到房里去,我蹲在门外,偷听她们到底要谈些什么。

大概过了五分钟的时间,首先听到妈妈说道:

「小娟…。这…。我不知道要从哪里说起。其实我并不是你想想中的那样,我和小亦是真心的相爱,
并不是因为一时的冲动而做了这些。」

「姐,我问你,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是?」阿姨问到。

「嗯…大概三、四年了。」

「三、四年?!」

「你不要急,我慢慢的说给你听。」接着,妈妈就将我和她所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给了她听。
妈似乎沈溺在过去的回忆当中,甚至连做爱的过程都说得很露骨。而在外面听的我,不由的再度勃起。

说完,经过一段短暂的沈默后阿姨说道:

「其实我早就应该发现才对。我还记得我刚到台湾的第一天,竟然发现沙发上有个女人的内裤。我
当时还只认为小易可能有一些特殊的性癖好,万万没想到他拿的竟然是你的内裤,而且是你特地留给她
的。话又说回来,姐,小易是你的亲生骨肉耶,你和他这样做是乱伦行为,你不知道这对他的人生的影
响有多大吗?这样他将来还能娶老婆吗?就算娶了,哪一天他老婆知道她的老公竟然和她的婆婆有性关
系,她的婚姻还能持续下去吗?」

「小娟,这些我都知道,但是我一开始就对你说过我和他是真心的相爱,我和小易虽然名目上是母
子关系,但实际上我们早就将彼此当作是自己的配偶了。」

「姐,这是不可能的,小易年纪还小不懂事,等他再大一点的时候事情可能就不是你想得那么单纯
了。」

这时我忍不住将房门打开,说道:「小娟阿姨,妈说的都是真的,我真的很爱她,我已经把妈妈当
作我的妻子了,我不会也不可能再娶别的女人当我的妻子的。」

这时我突然想到我还是裸着身子,而且我又可以从阿姨的眼神里看出她对男性的渴望。

妈妈似乎也看出阿姨的反应,于是试探性的问到:「小娟,你看小易的阴茎,我想你也几年没被男
人碰过了吧,若你喜欢的话,我是不介意小易再多一个性伴侣,更何况那个人是我的妹妹。」

「姐,你在说什么!小易是我的外甥,我怎么能和他做那些事情?」阿姨紧张的直摇手,不过却可
以看出她心中也有些许的犹豫。于是我趁机再度进攻。

「阿姨,其实我早就对你有性趣了,你身体的每一个部分我都看过,你的内裤也早就被我舔了不下
数百遍了。」

我边说边套弄起我的阴茎,使它变得更为粗大。而听了这些话的阿姨已经木瞪口呆的说不出话来了。

这时妈妈已看出阿姨的心防已破,于是答腔道:「喔,小易,你竟然背着我偷看别的女人的身体,
还用别的女人的内裤自慰,你这样对得起我吗?还好她是我妹妹,不然我可不饶了你。快说说,到底是
小娟的味道好还是妈妈的味道比较好?」

「不知道啊,我吃到的妈妈的味道都是新鲜,但是阿姨的味道都只能从内裤上留下来的分泌物去品
嚐,所以无从比较起,除非阿姨也让我嚐嚐她的味道。」

这时,阿姨那已经因酒力而泛红的脸蛋变得更加红润,没有说一句话,只是不时的偷看我在套弄我
的阴茎。

这时妈妈伸出了双手,慢慢的帮阿姨按摩她的肩膀。起初阿姨吓了一跳,但后来随着妈妈的按摩,
慢慢的放松了下来。

妈妈并没有因为她的放松而停止,妈妈渐渐的将她的双手移向阿姨的乳房,轻轻的抚摸着,这时阿
姨也闭上了双眼,享受着妈妈的双手所带给她的快乐。妈妈边抚摸她的乳房边问道:

「小娟,你要不要也让小易嚐嚐你那里的新鲜的味道啊?」阿姨轻轻的点了一下头。

我没想到她会这么快就答应,于是我就趁她反悔前掀开了她的短裙,隔着内裤舔她的阴部。那是一
个我所熟悉的味道,但是比我过去所嚐到的来的更加强烈。

我知道阿姨已经被我的舌头所臣服了。我进一步脱下了她的内裤,以便可以直接舔嚐我所渴望已久
的阿姨的阴部。而妈妈也将阿姨的上衣脱了下来。

这时,阿姨已经全裸在妈妈和我之前了,而她本人只顾着闭着眼睛享受我和妈妈的爱抚,不时的还
发出轻微的呻吟声。

我发挥了不知让妈妈高潮多少次的舌功,不停的舔弄着阿姨的阴道,舔吸着从她的阴道里所流出来
的淫水。

而阿姨也果然开始发浪了起来,她不但叫的大声,而且很性感。我想她大概是从国外的成人录影带
里学来的吧。没多久,她大叫了一声之后整个人就瘫下了。

这时妈妈已忍不住,一手抓住我的阴茎就含进她的嘴巴里,而另一手以插入自己的阴道里手淫。而
过了几分钟后阿姨也醒了过来,她看到妈妈和我的动作,再次勾起了她的性欲。

这时她早已将伦理观念丢到了天边,竟然舔弄着妈妈的阴部,而她的手指也早就滑进她的阴道里去
了。于是我再次将我的头移向了她的阴部,再次舔起她的阴唇及阴道。

就这样我们三个开始了一场 696的口交游戏。妈妈和阿姨在一次又一次的高潮之后,我终于也射了
精,射进我所爱的妈妈的嘴巴里。

而当妈妈正要吞下我的精液时,阿姨却亲向了妈妈的嘴巴去分享我的精液。我毕竟是个年轻人,没
多久我的阴茎在阿姨的舔吸下再度勃起。

而当阿姨发现我的阴茎一下子就恢复雄风时,立刻张开了大腿说:「小易,给我好吗?」

这时妈妈却逗她说:「小易,不行,这样就是乱伦了。你不可以让阿姨冒上这种罪名」

「嗯……妈你说的也有道理,我们不能把阿姨也拖下水的。」我笑着说道。

这时阿姨已经忍不住道:「姐,你就饶了我吧,管他什么乱不乱伦的,我就决定一辈子和你一起侍
候这个小外甥丈夫。小易,我的好外甥丈夫,赶快让你这的阿姨妻子爽一爽吧!」

我和妈妈都笑了。

「好吧,妈妈老婆,我们就让她加入吧!」

「好啊,儿子老公,不过她要当小的喔。」

「那当然啦。姐,小易快!」

于是我和妈妈及阿姨又做了一次轰轰烈烈的爱后慢慢的昏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醒来,发现床上只有我和妈妈两个人,于是我轻轻的下了床,没有惊动妈妈。我看到阿
姨坐在客厅上发呆。

「早啊!」我问道。

她也轻轻的回了我一句「早」,但并没有看着我。

我知道她一时还没办法适应过来这种关系,于是我并没有多说什么。

后来还是她先开口的。

「小易,昨晚的事情,我想我大概是喝醉了。做了一些连自己都不知道在做些什么的事情。或许是
因为这些年来我缺少了些男人的爱,需要男人来爱我,但是我还是没办法接受这事实。你说我固执也好,
保守也好,我就是没办法把你当作我的丈夫。或许再过些时候,我们都可以将这些事情忘记,重新做一
个正常的阿姨跟外甥之间的关系。你和你妈之间的关系我不会跟别人提起的,毕竟姐姐是我唯一的亲人,
我也不希望她受伤害。我决定离开台湾回美国去,重新生活,我希望你能谅解。」

我难过的流下了泪来,呆呆的站在那儿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才好。这时妈妈也出来了,她说:

「小娟,其实这些都没有你想像中的那么难。虽然在法律和血缘上你和小易是阿姨跟外甥的关系,
但是中国古时候还不是有一大堆将自己的妈妈或阿姨、姑姑封为自己的妃子的皇帝?儿子之所以不能跟
自己的妈妈性交是因为近亲交配会有生出畸胎的危险。但是只要我们不生小孩,那又甘这社会什么事啊?
大不了我们移民到别人都不认识我们地方去过我们自己的生活就好了!妹妹,姊姊拜托妳留下来好不好?」

「姊姊,你说的是很有道里,但是我心里就是有个疙瘩解不开,难不成我每天都要用酒来麻醉我自
己吗?」

「不用,我会用爱来麻醉你的!」我说完,就抱住了她,边亲着她的嘴说:

「小娟阿姨,请你留下来,我不能没有妈妈,但也不能没有你,而且妈妈也不能没有你。」

这时妈妈进了房间,穿了件衣服就出门去了。

我不停的亲她,用力的抱她。终于她软了下来,然后对着我点了点头。我欢喜若狂,抱起了她,回
到了卧房。我亲她的眼睛、她的鼻子和她的嘴唇,左手轻轻的抚摸着她那硕大又尖挺的乳房。我的嘴唇
慢慢的移向她的耳朵,脖子,到达了她的乳房。

我像个婴儿般的吸允着她的乳头,而我的手却又像野兽般抚摸她的阴部。

她湿了,我将我的手滑进了内裤里,将我的中指插入她的阴道里。我不停的动着我的手指,只为了
让我所爱的人快乐。

「小易,舔我的屄好不好?」她红着脸向我提出要求。

我当然答应。我将头部滑向她的阴部,用嘴巴将她的内裤脱了下来。我先舔她的大阴唇,再来是小
阴唇,最后我终于将我的舌头伸向了她的阴道里。

我让我的舌头橡阴茎一样在她的阴道里抽动,她的阴部也用大量的淫水来回馈我的舌头。我将她的
每一滴淫水都吞入我的胃里,只因为她是我所爱的人的分泌物。

不知不觉中,阿姨达到了高潮,一时大量的淫水冲向我的舌头。阿姨用她的双手我将的头部扶起,
给我了一阿深深得吻,舔去了大部分她自己的分泌物。

她张开她的双腿,用她的右手抓起我的阴茎对准她的阴道,说道:「小易,我们结合吧!」

这时我用我的全力将我的阴茎插入她的阴道内直抵子宫颈。她大叫了一声。我用我的手将她的双腿
推向她的头部,让她的屁股和阴部对着我,因为这样可以让我插的更深。

我不停的抽动我的阴茎,阿姨也配合着我的动作慢慢摇动着她的屁股。我们的动作愈来愈快,喘息
声和呻吟声也变得愈来愈大。

突然,一股电流通过我的阴茎根部,我将我那浓浓的精水再次射入的阿姨的子宫内。我瘫了,我慢
慢的倒向阿姨的怀里,而她也用她纤细的双手抱住了我。就这样,我又在阿姨的怀里睡了过去。

后来,妈妈跟阿姨都辞去了原来的工作。全心全意的在家陪了我近半年。

这段时间,阿姨帮我补英文,我忙着做留学考试的准备,妈妈努力办移民到南美的某一国。

终于,不负众望的妈妈办妥了移民手续,我也成功的申请到当地的一所医学院。于是我们变卖了所
有的财产,没有通知任何人,就远渡重洋到南美洲去了。

在这里,这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我们开始了我们的新生活。对外,我们互称对方是自己的伴
侣。

现在,我已经 35 岁了,目前于这里的某医院妇产科作主治医师。我的妈妈和阿姨妈妈虽然已经50
多了,但因为我们长年生活在快乐与性生活美满的环境下。因此,她们依然保持着像3-40岁的身材。

而我们只要一有机会,就会放个长假,到一些岛屿度假胜地去享受快乐的性生活及我们特有的696
式口交。直到精疲力尽为止。【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