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我和同学的大姐
我和同学的大姐
我是我们那拨发育比较早的,因为在初三的时候就长到了1.85米,所以学校里面的体育老师就带我去练篮球,
后来我通过了体考,顺利的读上了体育学院。长期大量户外的训练让我的身体充满了爆炸性的肌肉和古铜油亮的皮
肤,再加上本人冷酷的面容,所以在高中里面也就是风云人物了,不少的女生都喜欢看我打篮球或是训练。而我也
是在哪个时候起就养成了一个习惯:明明知道那球快出线了,绝对救不回来,可是我还是要去救。不为别的,就冲
那线边的女生那柔软的身体我也得那么干,何况还能得到教练的表扬呢……嘿嘿!

读大一的时候,有一天我准备去买几件换季的衣服,就去了省城里面最大的那条商业街。正当我一个店铺一个
店铺的选的时候,听到好象有人在叫我,心里面还纳闷呢: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谁认识我呀?边想边往声音传来的
街对面看去,一个美丽成熟而又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街对面,我又惊又喜的大声说:「大姐,你怎么在这里?」边说
边走过去,这个人不是我的亲姐,是我发小的大姐。

她笑着说:「哈哈,我在这做服装生意呢,你看,店子就在这!」边说边指给我看旁边的一家装修得很豪华而
又不失个性的店铺。呵呵,正好我买衣服还没人给我选呢!心里这样想着就和她一起进了她的店铺。在她的强推下,
我买了两套西服和几件搭配的衬衫,在我换好西服出来的时候,我看见她的眼睛里闪过一丝亮光。

因为学体育的缘故,我一直都是穿的运动或是休闲装,从来没穿过西服,虽然觉得别扭,但是一看镜子里面那
高挺帅气的样子,也不由暗自得意,嘴边就露出了一丝丝的微笑。在一边看我换好衣服整理照镜的大姐,更是目不
转睛的呆看着我。在付钱并交换了联系方法后,我回到了学校。

过了几天,突然接到了大姐给我打来的电话,她说她换地方住,要我找几个人帮她搬家。我就带上我那帮哥们
一起去给她搬,完了她请我们吃饭,席间不停的劝酒。比较失败的是我的确没什么酒量,真丢我们体育系的脸,几
杯白酒下肚后,就头昏眼花不堪酒力了……大姐看我实在没什么酒量,就让我吃饭,她和我那帮哥们继续喝。

我吃过饭就在一边强撑着陪,还好,我那帮哥们看我不怎么的了,就没再继续喝。出了饭店的大门,被风一吹,
我立马跑到垃圾筒那里吐了个昏天黑地,软瘫如泥,不是我那帮哥们眼快手快,我还就摔那了。大姐见我那样,就
叫我同学把我扶着上了她家。

迷迷糊糊之间我进了她家,她指挥着我同学把我放在了床上,就打发我同学回去了,嘴里还一个劲的说:「放
心吧,没什么事,等他睡好了我叫他回学校去!」我同学离开后,我觉得酒劲上涌,头痛欲裂,忍不住叫了起来:
「啊…啊…有水吗?我要喝水,头好痛啊!」大姐给我端了杯水过来,然后把我的鞋脱掉,我顿时不好意思起来。
搞体育的十个中有九个都有脚臭,我强撑着想起来洗脚,被大姐一把按住说:「你就别动了,我给你弄水来洗脚!」
当她端过水来给我洗脚的时候,我已经沉沉的睡去……

我是被下身的坚硬弄醒的,迷迷糊糊醒来就感觉到身边有个香喷喷的女人,我的手放在了她的胯间。大惊失色
下,我偷偷的一看,好一副美人春睡图:大姐穿着半透明的兰色睡袍,足足有34E 的乳房没有戴胸罩,两个新剥鸡
头般的乳头骄傲的挺立在那,在睡袍上顶起了两个凸起。肚子上盖着一张毛巾,两条白嫩的大腿都露在外面,因为
不敢动,所以看不到她的底裤,一条腿直着,另一条腿曲着平放在床上……我觉得一阵的燥热,一股,不,该说是
一团铺天盖地的欲火噔的一下在我的心中熊熊燃烧,下身更是要冲破天似的狂硬!

我不敢再看了,全身也僵硬了起来,全身的感觉都汇聚在了和大姐相连的那只手上。我贪婪的,缓缓的动了一
个手指,一股细腻的,犹如凝脂般的鲜活感觉疯狂的冲击着我的大脑最后的那道防线!

天哪,她可是我发小的大姐,万一我把她上了我怎么去面对那视我如兄弟的哥们?万一她要拒绝我呢?难道我
真的把她强奸了吗?脑海里正义的我极力的阻止我再做下一步的行动!靠,上啊,他妈的,鸡巴快爆炸了,扑上去,
拔下她的内裤,狠狠的干她,用尽你全身力气的干她,用她的柔软和她的湿润好好的慰籍你的鸡巴,你看看,你再
看看,她那对奶子好大,好挺呀,你就不想揉揉?你看看她那奶头,你就不想含在嘴里好好的品味?脑海里本能的
我也用尽了全力怂恿我……

剧烈的思想活动导致了后来事态的失控,我的手不受控制的动了一下,扫过了她的耻骨。只见她缓缓的转过头,
睁开了她的大眼睛定定的看住我,我狂汗,我瀑布汗……正当我想把手拿回来的时候,她的手滑了过去,抓住我的
手对我说:「你知道吗?其实我很喜欢这种感觉呢。」顿了顿,她又说出一段让我目瞪口呆的话:「你读高中的时
候,每次我回来和我弟弟说话的时候他都会说起你,说你是他最好的朋友,还说因为你打篮球的缘故,所以看起来
特别的阳光,他很喜欢和你一起玩!久了我就有点好奇,于是到学校来看你打过几次篮球。不过,虽然你的技术不
错,又有那么高,但是你很坏噢,每次球都出界了你还故意的飞过去装着救球,其实是故意去撞那女生才对吧?哼,
你瞒得过你们学校的那帮小女生,你还瞒得过我?」

我吞吞吐吐不知说什么好的时候,她又坏坏的一笑说:「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酒量很差吗?你以为我不知道你
上了你们学校的几个小女生吗?我弟弟可是什么都和我说的哦……」我浑身都是瀑布汗,第一次觉得女人真的不简
单,满腔的欲火退得干干净净!

正当我准备收回手起身下床的时候,她突然起身抱着我喃喃的说:「你这个傻瓜,你知道吗?姐姐早就喜欢上
你啦!你摸摸我,我下面的底裤早就湿透了……」我一晕,被压下的欲火「轰」的一下燃上了全身,那一点点的顾
虑一下就被扔去了脑后。脱去上衣返身把她压在了下面,手一把就抓住了她的大奶子,嘴狠狠的吻上了她的嘴……
一股沁入心脾的女人香扑面而来。

她那熟练而又勾引人的湿吻让我迷失了,她滑嫩的舌头和我的舌头交织着,缠绵着,边轻轻的扭动着她的身体,
我感觉到了她的两个奶头在我的胸膛上轻轻的厮磨,引得我的鸡巴一阵的乱跳。我把她拉来坐着,脱去了她的睡衣
和睡裤,把她剥得精光,再手忙脚乱的把自己弄得一丝不挂。我深吸了一口气,分开她的大腿,就准备一冲而进了,
她媚媚的说:「我会叫得很大声的……」

天哪,这个妖精,我实在受不了啦!大鸡巴狂冲而入,在进去的那一瞬间,我的一声低吼伴着她的一声满足的
呻吟。我的耻骨向她肥美的阴户的撞击声和她的高呻低吟在整个房间里面响起,我低头捧着她的屁股看着我的大鸡
巴在她的身体里面进进出出,一阵一阵的快感传遍了我的全身,好多好多的水顺着我的进出流了出来,我感觉到我
的蛋蛋凉凉的,她搂着我的脖子,舌头在干渴的嘴唇上慢慢的扫过,这个骚货,还在撩拨着我的欲火!我抬着头深
吸了一口气,鸡巴狠狠的顶在了她的花心上,然后再低下头,用舌头在她的乳晕和乳头上舔着。

妈的,勾引我,看谁修理谁!我心底恨恨的说。身下的女人受不住了,想想也是,她那么敏感的身体,怎么能
抵挡住我下顶上舔呢,她的腿夹住我的腰,嘴里无意识的叫着:「啊……啊,你…你……快动啊!」她的屁股竭力
的摇动着,想缓解下身的骚痒。可是我早打定主意了,一定要把这个骚女人彻底的征服,所以,我还是不急不缓的
舔着她的乳头,偶尔上下移动一下,但是鸡巴都始终顶着她的花心来磨……过了还不到一分钟,她就坚持不住了,
带着哭腔呻吟着说:「我……求……你……啦,快……干我……呀,啊……呀……受……不……了……啦!呜…呜
……!」我心里一笑:小样,还收拾不了你了,管你多骚,不把你弄爽,你还不知道哥哥不是那么好惹的呢!哼哼!
我得意的想着。

我直起了腰,下面加快了磨的频率,她享受的大叫着:「好……爽……好……爽呀,啊……爽死我了!」我跪
坐在床上,她躺着,我抱着她的屁股,她的腿紧紧的夹着我,我把鸡巴全部埋了进去,然后让她的屁股上下的移动,
刺激她的G 点,过不到两分钟,她突然支起上身,搂着我脖子,坐了上来,屁股向下用力的狠狠的一坐,把我的鸡
巴全吞进了阴道。

然后就开足了马力前后用力的磨动,嘴里兴奋的叫着:「啊……啊,你…的…鸡巴……啊…好硬,好烫,噢…
…要来了,要来了,要来了……」神经质的重复着「要来了,要来了」不到几秒钟就只知道「啊!啊!啊!」的大
叫,然后就一口咬着我的肩头,带着浓浓的鼻音发出野兽般的低沉的嗷叫,同时重重的前后磨动了几下,我感觉到
她的阴道一阵的收缩,我知道,她泻了。

我正想把她放倒再狠插,以彻底释放自己的性欲的时候,她突然放开声音大哭起来!我慌了,从来就没见过这
样的女人,连那些个被我破处后再狠弄一晚上第二天一步都迈不开的小女生都没那样在我面前哭过。她哭得是那样
的突然,那样的伤心,我只好手忙脚乱的给她擦去泪水,一个劲的问她,怎么啦?怎么啦?好一会,她停住了哭声,
害羞的说:「我太爽了,没想到和你做得那么的舒服,所以一时忍不住就哭了,我其实是想笑的,我不想哭的……」

我晕倒,我狂倒,可怜我那硬硬的鸡巴哦,今天被她折磨得好惨,一会硬一会软的,看着能大吃一顿了,被她
一哭就又哭来牙疼了。我日哦,这个骚货,老子不管了,就算天塌老子都要先把她的阴道射满,带着怒火的鸡巴,
合着心底暴虐的欲火,我把她扑在床上,抄起她的大腿,狠狠的,狠狠的狂操狂干了起来,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干!
干!用力!再用力!用出全身吃奶的力量!把自己那浓浓的精液深深的射进去。

我进入球场上那种最后关头,最危急关头才能爆发最大力量的癫狂状态,狂野的抽插了起来,我发出了野兽决
斗般的狂嗷,我的鸡巴快速的在她的阴道里面运动着,她咬紧了牙关,像棵暴风雨中的小树苗一样被我干着,嘴里
大声的呢喃着,发出毫无意义的叫声,快了,快了,我的高潮,我的精液要来了。

她感觉到我快要射了,忘情的抬起身体,迎合着我的冲击,流出大量的淫水,突然,她一僵,屁股疯狂的迎合
着我,大声的喊着:「啊……噢……,又……又……来了,啊……我死啦!」我感觉到了她的阴道一紧,花蕊里面
冲出了大量的阴精,冲在了我的龟头上,身体因为高潮的来临而剧烈的颤抖着,我腰一松,往前一送,大量的精液
汹涌而出,我竭尽全力的最后冲刺了几下,搂着她扑倒在床上,房间里面只剩下我和她的沉重的呼吸……我是一个
公务员,已婚,并且有一个三岁的女儿,没有什么不良嗜好。觉得自己性心理也正常。但和自己老婆性生活一直不
怎么好。我和老婆是高中同学,我老婆是我破的处,但是她的初恋不是我,就是因为她和她初恋那男的亲热过一次,
我就再这么多年来一直心里不舒服,我这点觉得自己心理有问题。【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