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淫乱叔侄
淫乱叔侄
 对,就这样,臭婊子,批你的贱舌头伸进屁眼里,再进去点儿,骚逼,你X XX真够贱的。XXX,你怎末这末贱啊(其实我妈就是他奶奶)。

你XXX生来就爱吃男人的屁眼吗?我怎末会有你这末贱的叔叔呢!你XX X真是贱到家了。也好,今天就恢复你的本性,让你好好尝尝你的帅哥爸爸的屁 眼。你XXX就是喜欢吃屁眼,不是吗?「

我没有反应,我已经痴迷了,

「回答我!傻逼!」他大声地喊叫,吓得我赶紧在他的屁眼里发出了「唔唔」 的声音,以表达对他的话语的肯定。

「你的贱逼舌头的用途就是这样的,贱货!你给我把屁眼舔干净了,把早上 剩下的屎给我舔干净吃了。」我的心跳快得要命,我的侄子竟然大声地叫我把他 的屎吃了。我感到无比的羞愧和兴奋。这是我一声最幸福的时刻。他奚落的语气 只能加重我的下贱,我的鸡巴更加的血脉喷张了。

我伸手想触摸一下自己的坚硬的狗鸡巴,但是他马上说到,「你XXX还敢 碰你的狗鸡巴,把手拿开,你个臭逼!」随着他的严厉的话语,我的手紧忙的拿 开了。但是他还是用手拉着我的头发,将我的头拉了起来,

「你XXX给我听好了,你这个喜欢吸大吊的骚逼,从现在开始,你要专心 的为我服务,满足我的需求。你存在的唯一目的将是为了我的大鸡巴。从今开始 知道你死。」从今到死?可能吗?这将不是一次的激情而已,做过之后可能就忘 记了。他要我每一天都这样的作他的狗,做他的下贱的奴隶吗?我希望如此!

「给我继续舔屁眼,贱逼」他命令着。我马上照做。

「好好的舔啊,你丫的还真是贱啊,舔好了说不定我还会操你的骚屁眼。这 是你想要的吗,骚货?要你的新爸爸的大鸡巴插在你的贱逼里面吗?婊子?用你 的手插你的逼,婊子。准备好来迎接你亲爸爸我的大鸡巴!」

我的手指开始抚摸我的屁眼,舌头还在主人的屁眼里,我要他的大鸡巴来操 我。我要感受他在我的体内的感觉。我要他操我的贱逼。在我用手指插自己的屁 眼的时候,我想着那就是我的逼,那就是我这个贱婊子的逼。我要求他一边扇我 的屁股,一边狠狠地操我的骚逼。我要他的鸡巴在我的身体里面,在我的屁眼里 面。我的舌头伸的更加深入,深入到我无法想象的地步,极力的去探寻那可口的 诱人的通道。我发出了极为满足的呻吟声,这可能也更加激发了他的性欲,他也 同时发出了极为享受的呻吟,这鼓励了我更加的深入。

「你的贱舌头真XXX贱啊,把我的鸡巴都弄得受不了了。快点求我,婊子! 告诉我你有多想吸我的大鸡巴,臭婊子!求我让你吸我的大鸡巴。」

「噢,主人啊,小爸爸,请您给我这个机会吧,让我来给您吸您的大鸡巴吧! 我太想吸了,小爸爸。求求您了,就给我吸吧,主人!」

「怎末想啊?」他讥笑着「小骚逼喜欢舔大鸡巴,是不是啊?」我的鸡巴从 没有这麽硬过。

「是的,爸爸」

「那就说:」我『是喜欢吸大鸡巴的大骚货!「主人说。」』我『是喜欢吸 大鸡巴的大骚货!「我跟着说,我知道我就是。

「那你会光荣的以感激的心喝我的圣水吗?」他问到?其实不用问就知道答 案,但是这个小主人就是要我亲口说出来给他听「

「噢,是的,是的!」

我几乎是尖叫着。「自己说,贱货!说你喜欢喝我的尿!」「我喜欢喝您的 尿,主人。我要喝您的尿,我的狗嘴就是您的尿壶!我要用我的贱嘴来喝您的圣 水!」「好!」他大声说,「我就用你的逼嘴当尿壶。

给我滚过来,含着我的鸡巴,臭贱逼!我要把你的狗嘴操烂,就像操逼一样, 你XXX太贱了!「」谢谢主人,操我的贱逼嘴巴!「

他用他的大鸡巴扇我的脸。这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大鸡巴了。我张开嘴,急 不可待的将这条美丽的大吊含在嘴里。他用力的插了进去,直插我的,我几乎喘 不了气。喉咙也被卡死,有些想反胃,我极力的忍受着。他把手放在我的脑后死 死的卡住。

使我动弹不得。

「吸我的吊,你这超级大骚逼!你XXX还是个人吗?吸我的鸡巴,婊子! 用力的吸!我操!」

我的侄子,现在是我的新爸爸,我的主人。他把鸡巴插到了我的喉咙的最深 处;我尽力的调整着,适应着。我抬头看着他,他也真俯视着我在那里卖力的吸 他的大鸡巴,他的嘴里不停的辱骂着,脸上布满了嘲笑的表情。

我们的眼睛相遇了。我听到他鼓励的、命令的语句:「对,就这样,婊子。 吸我的大鸡巴。我要好好的和你玩玩。你的嘴唇还真XXX性感啊,裹着我的大 鸡巴,你XXX还真地看着很性感。贱货4着我!」

没有移开眼神,他把手还是放在我的脑后,把我的头固定在那里,他开始前 后的抽插,他开始操我的逼嘴了。

「继续吸,婊子!我知道你就是个天生的臭婊子。看你吸我的鸡巴的样子, 你知道你有多贱吗?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犯贱。你知道吗?你看你,多莫的 享受,难道我的大鸡巴就这麽好吃?你喜欢吸,你早就想吸我的大鸡巴了,是不 是啊?逼货?我猜你XXX肯定经常躲在自己的房间里想着我的大鸡巴手淫吧? 是不是?逼货!」

我点头承认,嘴巴和舌头一刻不停的忙碌着。

「好,乖。从现在开始你每天都要好好伺候它了。你的逼嘴生来就是为了我 的大鸡巴而生。你的屁眼也是,你的每一个部分都将是属于我的。你将要吃我的 精液,也就是用来造你的精液,我要在你的贱逼里面射精。你XXX还能有两个 逼,上下都行,不错!你喜欢这样,是不是?逼货?你将会成为你的侄子的贱逼 奴才,是不是啊?贱逼叔叔?」

「是的,主人!」我不停的回答着,将嘴拿开一会儿,「我要每天吸您的鸡 巴,每天喝您的尿。」

「还要把你的贱逼献上,知道吗?」

「是的,主人!」

「哦,好,贱逼,我知道你会的。鸡巴的味道怎末样啊?傻逼?你喜欢大鸡 巴的味道吧?」

「是的,主人,我喜欢您的大鸡巴的味道,主人!」我在吸入他的大鸡巴以 前喃喃的说道。

「别冷落了主人的卵蛋,小子。下去闻闻我的蛋!」

我向下趴着去闻他的美丽的卵蛋。他们的味道真棒啊,好有男性的魅力啊。 他把屁股坐向我。「舔我的蛋,贱逼!」我舔遍了他的漂亮卵蛋的每一个表面, 每一个纹路。他不断的在我的脸上摩擦着。

「舔遍我的卵蛋,把他含进嘴里,逼货。吸他们!吸你新爸爸的蛋蛋,XX X的骚货!这里面都是给你预备的精液,骚货。

你想喝精了吧?「

「哦,是的,主人,」我呻吟着「我要全喝了,主人」

「我好久没操逼了,婊子!把你的贱逼拿过来,我要操你的贱逼!」

我顺从的将贱逼摆在他的面前,他用力的扇我的屁股,「我现在要把我的大 鸡巴插进去了,你要吗?逼货?」

「是的,我要。我要爸爸的大鸡巴在我的逼里l啊,操我啊!」

「操!你XXX忍不住了?」他再次扇我的屁股,不停的扇。「求我啊,婊 子!求我用大鸡巴操你啊,你个逼货。」

「噢,求求您了,主人,把您的大鸡巴插进我的逼洞里吧!强奸我吧。操我, 操我啊,主人。」

「好了,我要操了,骚逼!准备好了吗?骚逼?」

「是的,主人,」我呻吟着。

「说出来!」他大喊。

「我要你的大鸡巴操我的贱逼!我要您操我!求求您了!操我吧!」

「拔腿分开,婊子!让我插进去,你要的,现在给我接着,你XXX一钱不 值的大骚逼!你XXX贱的都不如一团狗屎!」他把大鸡巴插了进去,几乎同时 就开始了猛烈的插操,完全不给我任何适应的时间。

「放松!傻逼,让他进去,逼货,不是你要的吗?」他的大鸡巴毫无怜悯的 插进我的骚逼里面。我感觉到他在我的逼洞里不段的膨胀。我的侄子的大鸡巴在 操我的屁眼。我侄子的大鸡巴。我看不到他的脸,但是我知道我正在被自己的侄 子猛烈的插操着我发浪的贱逼。我也被别的大鸡巴操过,可这一次不同,这一次 的感觉完全的不同。我有一种归属感,我属于这个男人。

我属于他的大鸡巴。

「噢,主人,操我,操我的大骚逼,主人!狠狠地操啊,主人。」我浪叫着。

他继续往里面插,每次的插入都更深,我感觉我的鸡巴快要忍不住了,我要 来了。我连碰都没碰自己的鸡巴就要射了,我快被主人操射了。我知道了,我就 是这样的逼货,为伺候主人而生。我就是个贱货,最喜欢的就是躺在那里被主人 们用大鸡巴猛插,在被主人们使用的同时满足了我自己的欲望。我不用抚摸自己 的鸡巴,只要专心的去关注主人的需要,我自己也就得到了最大的满足。想到我 每天都可以得到主人的大鸡巴,我就想笑,这样的想法是我更加的兴奋如痴。跃 跃还在不断的操我的骚屁眼,扇我的屁股,并不断的骂我、羞辱我。我就像在天 堂般的享受着。

「噢,靠!你这个大骚货啊,用你的大骚逼吃我的大鸡巴,裹紧了。你喜欢 爸爸的大鸡巴吧?骚货??」「我要射了!你要我射你狗嘴里吗?婊子?」

「是的,主人,求您射在我的逼嘴里。」他从我的屁眼里拔出来他的大鸡巴, 叫我转过身来。他的脏脏的大鸡巴正好对着我的嘴,我都能闻得到我的屎的臭味 儿。我微微的觉得有些恶心,我不喜欢自己的屎。

「快点啊,婊子。快用嘴含住!臭婊子,你傻了?」我张开口,他插了进来, 粘着我的屁眼里的屎,就插进了我的嘴里。他继续在我嘴里抽插了几下,我听到 他大声地喘着气,很快的就射进了我的嘴里,好强的力量打在我的喉咙的根部, 热热的,腥腥的,味道好极了。我想他不会停止了吧,他向外拉了一点,使得我 可以感觉到精液射在我的舌头上。起码有10多注的精液射了进来。

「现在,让我看看你咽,贱货。含着我的鸡巴咽,喝我的精奶。贱货。」

我吞下了他的精液,几乎同时我感到一股热流射进了我的嘴里。哦,天啊, 我在喝他的尿啊。我几乎要在这一连串的快乐当中晕倒了。我找到了我的位置, 那就是:跪在主人的正在撒尿的大鸡巴面前。这就是我生来的目的,我一生追求 的地位!

「喝我的尿,骚逼!喝吧,臭婊子!情的喝吧!喝我的圣水。全部喝下去! 对,拼命的吸,不许浪费一滴。喝吧!喝吧!」

我贪婪的喝掉了每一滴的热尿。那股热流真实无比的美妙,不断的灌溉着我 饥渴的奴性。我把头向后仰了仰,想让他尿上一点在我的脸上。我要带着他的尿 睡觉,我是他的奴隶,我是他的贱逼,我的存在都是为了他,他完全的征服了我。 当他的尿尿完的时候,我才意识到我们还在客厅的走廊上。我们都没有动,没有 去拿什莫润滑剂之类的。我们所用的就是我的唾液。

我从没有不抹润滑剂被操过,可是我刚刚就这样的被我的侄子操了。他的尿 基本没有浪费,地板上竟然没有一滴的尿液和精液。主人的精液完全的被尿液冲 进了我的胃里。我的肚子胀胀的。

主人对着我笑着,把裤子提了起来,说:「回到你的房间以前,不许动你的 鸡巴!我要你明天一早7点钟跪到我的床脚下,来接我的晨尿。」

我的生命改变了,我的新生活开始了,我真幸福……当他们来到的时候,我 知道我已经大醉了。我能从我的主人爸爸的脸上看得出………自从我的侄子第一 次玩了我的那个我一生最重大的夜晚,我们每一天都做着这些堕落而又幸福的事 情。

其实我应该说他一直都在做着这些堕落的事情,而我却十分的享受每一个分 分秒秒。

我们的日程安排是这样的:我通常回到家的时间是5点左右,他高中刚刚毕 业,在家无所事事。所以他会比较多的时间。

每天我都会在回到家的时候,第一时间的换上超紧超短的健美裤,穿着没洗 的,不穿上衣,还要带上一条狗项圈。然后就要准备每一天的晚餐,在他回到家 之前,我的晚餐也要准备好了。然后吃饭,玩主奴游戏。然后锻炼身体,有时他 会指导我,然后上床睡觉。周末我们就整晚的玩。

这个很特别的一天(我让他失望了)是个星期五。他打电话告诉我他要带朋 友回家吃晚饭。所以我准备了多一点的食物。

因为有客人要来,所以我也就没有换衣服。主人是个小有名气的画家了,我 想他肯定不会让我的贱样子给别人看见的,所以我翻出来了一套很久没穿过的衬 衣和休闲服。我冲了凉,把屁眼洗干净。把桌子摆好。当我的主人7点钟回到家 里的时候,和他一起来的是另一个十分帅气的小伙子。至少也有180的个子, 非常非常的健美,身材绝对的标准,很像是个运动员。其实他就是个运动员,我 甚至认识他,我和主人每个星期都会去几次他们的健身会,他就是那个健身会的 健身教练。我不是很熟悉,但是因为是主人的同龄人,所以他们的交往多一些。 我很高兴我认识主人的客人。当主人看到我穿的衣服的时候,我可以看得出他很 不高兴。

「你穿的什莫衣服,傻逼?」他讥笑着。

我很窘迫的看着健身教练,他看起来很平静,没什莫反应。他好像没有注意 到我的侄子怎样对我说话的样子。

我连忙低声地解释「因为您说了今天我们有客人要来吃晚饭,主人……」我 的声音到了最后已经听不见了,他的表情叫我很紧张,「我错了,主人。对不起 啊。」

「那就赶快滚回你自己的房间去换上你的制服!」他说。

我羞愧的满脸通红的跑去我的房间。我明白了,我即将成为这个来我家健身 教练的玩物。这个想法让我兴奋异常。在我穿内裤的时候,我的狗鸡巴就硬了。 我穿的紧身健美裤把我的屁股包的滚圆滚圆的。我今晚要被一个不是很熟悉的人 玩了。穿了件紧身的衣服,我对着镜子给自己套上了狗项圈。我舔了舔嘴唇,我 觉得我就是贱;我不能忍受,很快的跑回客厅。

在我再次回到客厅,站在他们面前的时候,我看到我的主人对这样的效果很 满意。我站在健身教练面前,他好高大,和我侄子一样,在他们的面前我是那末 的低等,我的头刚刚达到他的胸口的位置,我必须要仰视他。

我的主人爸爸(我的亲侄子)对我说:「贱逼,这是苏鹏。苏鹏,这是诗昆。」

我对他鞠了恭,并和他握手,他的手好大啊,几乎是我的2倍大,长长的手 指真的好好看。我呆呆傻傻的和他握手。

主人爸爸接着说「但是,你可以称呼他『贱逼』,苏鹏。」

苏鹏笑了,露出了他雪白的牙齿。「好啊,我会的」,他说道。他的声音很 低沉也很有磁性,很有共鸣的感觉。只是听到他的声音就叫我的鸡巴硬了起来, 这很容易看出来,因为我穿的紧身衣。

「转过来,婊子!」苏鹏说到。我很高兴很欣慰的感到他也是那末的有主人 的天生的高贵气质。我转过身,把我的屁股暴露给他。

「很好,看起来不错。我喜欢你们这些中年人的逼,看起来很骚。是吗?大 骚逼?」

我看看主人爸爸,他好像是叫我好好的回答,我说:「是的,我的屁股很骚, 很想被大鸡巴操,主人,能否请您让我尝尝您的大鸡巴啊?」

「好啊,你会有机会的,吃完饭就操你,骚逼,」他用低沉而又性感的声音 说。

我马上开始准备上晚餐。我的主人跟我进了厨房告诉我我可以和他们一起吃 晚餐,但是我必须完全的顺从他们,找他们的要求来做每件事情来伺候他们两个。 其实他根本不用告诉我,我早就决定要完全的顺服了我的主人爸爸和苏鹏在餐桌 上一直讨论着怎样来玩我,有时还开玩笑,好像我根本不存在一样。他们说要把 我的屁眼操烂,还要我吃他们的屁眼。我的主人爸爸告诉苏鹏我喜欢喝尿,说我 是个十足的贱婊子。苏鹏听了很惊讶,但是给了我一个深深的极为赞赏的眼神。 整个晚餐过程中,我的狗鸡巴一直都硬着。吃完晚饭,苏鹏把椅子向后退,把它 的双腿分开了。我可以看得到他的运动裤里面的半硬的鸡巴。看得出来,他的鸡 巴也是十分的巨大。我脑子里面立刻幻想着怎样来吸这根巨吊,我的小鸡巴硬极 了。我毫无羞耻的盯着他的隆起的跨部。眼中燃烧着欲望之火;我骚极了。

苏鹏看着我坚硬的小鸡巴,说道「好了,骚逼,演出开始了。爬过来,把你 的逼嘴派上用场来伺候我的大鸡巴吧。」

我从桌底爬到他的跨下,将椅子转动了一下,这样我就不用在桌子下面吸他 的大吊了。我的主人爸爸就坐在旁边,可以清楚地看到我。

当我爬过去,脸和他的跨部平行的时候,他说「隔着我的运动裤吸我的吊, 婊子!」我开始隔着运动裤来啃着他的巨吊。

我能感觉到他越来越大了。他开始用手托着我的头,好像我要逃跑似的。但 是我喜欢他这样,这表明他的权威,他的主动,我在这里只是为了讨好他,取悦 于他。使用我,使用我的嘴。运动裤的棉一直吸着我的口水,使我不断的分泌。 我好想尝尝里面的大吊啊,我简直快忍受不了了。我把手向下挪,把裤腰拉了拉。 把他的大鸡巴露了出来,这真的好大啊。还没全硬呢,就已经有20厘米了,我 想全硬的时候可能会有22,23厘米。他决定要赶快的让他硬起来。我开始猛 烈的吸着,用尽了我的全部精力来吸着。

「噢,我XXX啊,你真XXX是个好婊子!真不愧是个好婊子!吸啊,用 力吸,你个不知廉耻的贱货!」我把大鸡巴完全的吞了进去,我可以感觉得到他 在我的喉管里继续的膨胀。他巨大的鸡巴不断的变得更大。我要他来操我的贱嘴, 操我的脸,他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他把大手放在我的头上,开始抽插我的嘴巴。

「对了,就这样,老逼货。让我好好操操你这逼脸。爽吗?老逼!」我喃喃 的发出幸福的呻吟声。他站了起来,我向后退了退,舍不得让鸡巴从嘴里出来。 我张大嘴,张开自己的喉咙,感受着他的大鸡巴的入侵,他继续地插入,继续的 突破了我的喉咙口,深深的插进了我的喉管。我几乎被窒息了,但是我极力的利 用我的喉咙的肌肉来适应着,调整着我的呼吸。他的大鸡巴就像个活塞一样在我 的喉管和嘴巴里进进出出。他呻吟着,大声地发出了深沉的喉咙的声音。他开始 更加猛烈的对我发起操脸的攻击。

「来吧,老逼货!用力吸你爷的吊!」我努力的和强烈的窒息感争斗着,而 他就毫无怜悯的猛操着我的脸。我抬头只能看到他的肚子,看到他的腹部的运动。 他的腹部肌肉真的很美,很性感。他每次的抽插都带着一股股的排山倒海般的兴 奋。从他的腹部,透过他的大鸡巴传送到我的口中,脑中,我就像在天堂般的爽 啊!他紧咬嘴唇,微闭双眼,也一样很爽的样子。

突然,他睁开眼睛,向下看着我。「你喜欢我的大鸡巴,是不是?老骚逼?」 我用我无比感激地眼神回答了他,因为我的因为我的嘴根本无法发出声音。「把 你的衣服给我脱了,臭婊子!让我看看你的小鸡巴被我的大鸡巴给操的多硬了!」 我飞速的脱去了所有的衣服(除了狗项圈),并且飞快的回到了他的大鸡巴。

「哈哈,你个老骚逼,你看看你的小鸡巴被我干的有多硬!XXX的,你X XX就是贱,是不是?XXX的大骚逼,不许停,,你XXX生来就是为了给男 人吸大鸡巴的吧?是不是?」时间就这样的过去了,他不停的说这各样的侮辱的 话语,我不停的吸着他的大鸡巴。我要永远的停在这个时刻,这一美妙的时刻里 他的大鸡巴在我的嘴里出出进进,他同时不断的奚落我,羞辱我。我真的不想离 开他的大鸡巴,我真想时刻含着他的大鸡巴,以他的尿液和为生。但是我如果只 喝尿吃精的话,我肯定活不了多久,对吗?

我正在幻想的时候,我听到:「我要拉屎去了,逼货!但是我要你继续吸我 的鸡巴。跟我来浴室。」我的心跳得好快。我跪着抬起了头。他开始向厕所方向 移动,我的嘴含着他的大鸡巴,像狗一样,形影不离得跟着他爬到厕所,我的主 人爸爸也跟着。我注意到爸爸的鸡巴在裤子里硬了,只是还没有掏出来。

在厕所里,苏鹏脱掉了运动裤和内裤,然后背对着我。我崇拜着他的浑圆的 屁股。我想把我的舌头伸进去,但是他,坐在了马桶上,然后说:「好,逼货, 跪好了,给我叼住我的大鸡巴。」我的嘴贪婪的叼住了他的鸡巴,几乎同时我听 到了他拉大便的声音和掉进水里的扑通声。令人窒息和沉醉的味道扑鼻而来。

「好,婊子!我拉屎的时候吸我的鸡巴!你喜欢闻我的大便吧?是不是?你 这个恶心的逼货!」他的大便的恶臭味儿充满了我的鼻孔。这是他的排泄物的气 味儿,虽然极臭,但是对我确实是那末的有吸引力。我知道我的极限在不断的延 伸。我的心快跳到嗓子眼儿了。

「好,婊子!喜欢这味道吗?」他对我眨了几下眼,奚落着我。我想他知道 他拥有了我,我承认我确实完全的被他征服了。这就是我所要得。我现在很清楚 地明白我所要的。我已经吃过我的主人爸爸的脏屁眼很多很多次了,但这次是不 同的。这就好像每次我吃完我主人爸爸的脏屁眼,我都想吃到更加有味儿、更加 刺激的。「我狂爱您的味道,主人!」「靠!我就知道你肯定喜欢的,婊子!你 小爸爸告诉我你喜欢喝尿的时候,我就猜到你应该是个不错的小厕所!说你想要 更多的。」

「我想闻您的大便!主人!」

「为什麽?」「因为我是个臭婊子,我是用您的屎尿造出来的骚逼货!主人!」

「那就把你的狗鼻子放在我的屁眼上,婊子!」他命令到,我站了起来,转 过身,用手扳开了他的魅力浑圆的屁眼。我把鼻子凑了上去,在他的刚拉了屎的 屁眼上深深的呼吸着。

「太好了!闻我的屎!你个废物!把你的鼻子伸进去,深呼吸!你个贱货!」 我很惊讶,但是好想用嘴去舔他的美丽的屁眼。我又深深的吸了口气。在他的屁 眼周围还有很多的屎,味道很浓。大便的本身的恶臭本该使我犯恶心,但是我太 兴奋了。

我要用舌头来舔他的大便。我的舌头需要他的屎。

他好像看出来了我的心思,苏鹏说:「是不是我的屎的味道让你嘴馋了?」 我激动地呻吟着来回答他的问题。

「如果你想吃的话,你得求我,婊子!你要求我什莫?」

「我要吃您的屎,主人。」我简直不敢相信我能发出这样下贱的声音,跪在 那里恳求比自己小姐近20岁的年轻人赏给我吃他的大便。我真的好想吃啊。闻 起来就让我无比的兴奋了。

「继续求我啊,臭婊子!我还不相信你真的要吃啊。」

「求求您了,主人」,我继续的恳求着,「请您喂我吃您的大便吧。我太想 吃了,主人。我要做您的真正的厕所!我要把您的美丽的屁眼舔干净,主人。!!!」 我恬不知耻的乞求着。就像乞丐在祈求一份食物。

「好吧,那就把你的贱舌头伸出来,吃屎的贱逼!舔干净我的屎,婊子!」 我慢慢的伸出了舌头,还不知道我将遇到的是什莫。这味道会不会让我呕吐?这 浓烈的味道使我的头发晕。我没有力量来抵挡这诱惑,我的舌头此时已经到达了 他的屁眼里面,我已经开始舔,我要用舌头来把他的屎都舔下来。

他也在动着他的屁股。「靠!婊子!你真贱l舔,婊子!舔我拉屎的地方, 对,就那儿。你喜欢运动员的屎,是不是啊?」我根本不用去想这个问题。吃起 来的味道有点涩,有点苦,有点咸。但是我喜欢极了,我终于把屎舔到了我的舌 头上啊。我的头脑完全的混乱了。

这屎好脏,但是我却是这样的兴奋喜欢。我知道我又成功的突破了一个障碍, 我知道我已经没有回头路了。这圣洁的黄金!我要吃他的黄金。这种下贱的想法 使我既兴奋又难过,我真想变成他的一团屎钻进他的屁眼里面。我嫉妒他的大便! 我还不如他的大便!

「快来啊,婊子,告诉我你喜欢吃屎!」

我把我的嘴唇挪开他的屁眼,大声地说「是的,主人,我喜欢吃您的屎,好 吃极了!」

「靠,逼货。我真XXX不该在马桶里大便,真XXX浪费。我应该直接拉 到你的逼嘴里!你的逼嘴就是XXX马桶!水已经把屎弄凉了,下次我拉热的给 你吃。你要全部吃下去啊,听到了吗?」我点点头。

他伸手抓住我的头发,「这是你要的吧?臭婊子,吃屎的逼货。你要大嚼我 的大便,是吗?」

「是的,主人!」我呻吟着,哼唧着

「好,那现在给我回到我的屁眼去!」他猛把我的头塞在了他的屁股下面。 我的舌头一刻不停的伸向他的屁眼,继续清洁着他的屁眼。我知道我的主人爸爸 一直在看着我。他不在我的视线内(恐怕就在我的背后),但是我可以感受到他 在看着我。

他在看着他的好朋友,健美教练正在把我带进更加深入的地步,比他以前玩 的更加刺激。我怀疑他和我能否达到这个程度。如今我突破了这个关口,我的主 人爸爸也会这样玩我吗?这苦涩的味道同时让我既恶心又兴奋。

我在想着要是全部吃掉主人的大便的感觉会是怎样的不同,肯定比吃剩下来 的那末一点点要爽的多吧。我在想我的主人爸爸的屎会是什麽味道。

「快给我弄干净主人的屁眼,你个骚逼!」苏鹏大叫。我要赶忙的回去舔屁 眼,他不停的在我的嘴上面滑动着。我想我肯定满脸是屎。我感觉得到我脸呷上, 嘴上的屎都是粘黏糊户的。我在这臭味儿里狂喜着。我觉得我快要射了,当他把 屁股挪开,把脸凑近我的脸的时候,我正兴奋着呢。

「XXX的大骚逼。你XXX和屎一样臭!」

「是的,主人。」我说到。

「我想你要洗个澡了,是吗?屎脸?」他把我的脸推开,好像很厌恶的。

「是的,主人。」「说完,他就开始在我的脸上撒尿了,鸡巴还硬着就尿了 出来。我把脸晃动着,使得整个的脸都能被尿淋到,每一根头发都能被浇到。我 能感觉到脸上的屎别冲掉,感觉到主人的尿液在我的脸上,胸前,头上冲刷着。 我张开了嘴,主人对准了就尿在里面。

「好奴才,好喝吧?我喝了好几瓶破,现在全赏给你喝了。张大嘴」。骚 臭的尿液有点热热的,比我的体温还要热。味道很浓,很骚,但是我的鸡吧很硬 很硬,喉咙不停的吞下这高贵的主人的尿液。这就是我的生命的位置:让一个帅 哥用他的尿给我吸掉满脸的大便。

「好样的,臭婊子!把尿全喝了!」我听到了我主人爸爸的声音,「靠,你 还真的爽啊,喜欢喝尿吧?婊子!喝吧,喝他的尿,全喝了,别浪费!」我这才 意识到我的主人爸爸还再看着我,我的鸡吧颤动了,想到主人爸爸看着我被他的 朋友玩的想法就让我兴奋无比。

当尿液最后停息的时候,苏鹏把鸡吧插进我的嘴里,说,「吸,傻逼!还没 完呢!」他的大鸡巴再次操着我的下贱的喉咙;我感到他全力的插了进去,无情 的抽插着我的狗脸。他的鸡巴进进出出,在我的舌头上摩擦着,我也就不失时机 地用口水给大鸡巴做着润滑。

「好了,婊子!你的贱逼想不想吃我的大鸡吧?傻逼?」我没法回答他,因 为他的大鸡巴正在猛操我的喉咙,所以我只好抬头给他一个乞求的眼神。他俯视 着我,坏坏的笑着。

「你喜欢这个?你喜欢吸大鸡巴!你喜欢喝尿!你喜欢吃屎!是不是啊?傻 B」

我跪在那里接受着他猛烈的插操。突然我感觉到一个熟悉的手指在插我的屁 眼。那时我的小爸爸的手指,他是帮这个主人朋友,先帮他预先做一下屁眼的热 身运动。他插进了2根手指,用力把我的屁眼撑开着。我蠕动着屁眼,嘴巴含着 另一个帅哥主人的大鸡巴。我的上下两个贱洞都有东西,我又有所突破了。

我感到小爸爸的手指在我屁眼里越插越深,鸡巴在我的喉咙里也是越插越深。 我的鼻子已经紧紧地贴在主人的阴毛上,但是他的大鸡巴好像还在向前进。我不 知道小爸爸用手指玩了多久,我骚的要命了,我已经无法忍受没有大鸡巴操我了。 苏鹏一把把我扛在肩头,快速的向卧房走去。我虚弱的完全没有力量来支撑,像 个面口袋沉沉的软软的瘫在主人的肩头。苏鹏用右手扛着我,而左手就插进我的 屁眼玩着。他的手指也是我所见过的最粗大的了。这个健美教练的身材是那末的 健壮,那末的完美,而我这下贱的贱胚子正为主人们提供着快乐。我被扔在了床 上,腿立刻被主人粗鲁的提起来了。我仰卧在那里,充满了淫贱的激情,我期待 着……

我的主人小爸爸也跟着跨上了床来,蹲跨在我的脸上,把屁眼正好对准了我 的狗嘴。[ 当苏鹏举起他的巨大的巨炮向我的屁眼发起攻势的时候,我感到前所 未有的剧痛,肿胀的感觉,好像整个屁眼都要被他巨大的龟头撑暴了的样子,痛 得我大叫着抵抗者。我疼得想哭得时候,我长大的嘴立刻被主人爸爸的屁眼所占 据,他坐在了我的嘴上,使我完全无法出声。

「XXX的大骚逼,把你的手拿开,放松。屁眼给我打开,你XXX不是骚 吗?打开你的贱逼,让老子的大鸡巴进去。XXX,大傻逼,听到没,把手拿开。 屁眼打开!!!」我的主人爸爸在我的嘴上也不停的动着他的屁眼,在我的嘴上 摩擦着。随着我再次的吃到他的屁眼,我的兴奋也到了极点。

我想着自己舔干净了苏鹏的屁眼,现在又在吃跃跃主人的屁眼。这样的想法 是我的屁眼也呈现了饥饿,屁眼也不自觉地打开,苏鹏的屁眼毫无阻拦的插了进 来,我自己都难以相信。大鸡巴在猛烈的操着我的屁眼,但是我只能发出哝哝的 哼哼声,因为我的主人爸爸的屁股正在我的嘴边。我的舌头已经探进了那神秘的 洞穴,向洞里面尽力的伸进着。他的屁眼在我的嘴边大动了几下,然后突然的停 了下来。我的主人爸爸把屁股挪开我的脸,转到我的身边。把我的头转过来使我 能直视他的美丽的大眼睛。

「真XXX可惜,我今天已经拉过大便了。」他说,眼睛里传来很意味深长 的眼神,「不过我们以后可以留给你吃啊。」从他的表情,我知道我很快就可以 吃到主人小爸爸的大便了。「我都没看出来你这麽喜欢吃你从来都没吃过的东西, 是吗?贱货?」

「是的,主人,」我回答道,眼睛深深的看着主人。我对他绝没有任何的隐 瞒,我突然感觉到我是那末的赤裸裸的感觉,好像比几秒钟之前还要裸露,虽然 我并没有更多的衣服可以被脱去。我知道我有被脱去了一层自尊和虚伪,我的屁 眼还在被苏鹏猛烈的撞击着,但是我和主人爸爸之间的这种交流则更加强过苏鹏 对我的肉体的攻击。

被操的快乐在我的潜意识里面,但是主人爸爸让吃他的屎的承诺是使我快乐 的主要重点。

「不然我就叫你『吃屎逼』?」他讥笑我。我点点头,再次感觉到被剥的光 光的暴露在主人的面前,但是我毫无羞耻。

他笑了。「好,就这样,吃屎逼,把你得舌头放回老子的屁眼!」说完,他 就把屁股再次坐在了我的嘴上。「好了,给老子舔屁眼!」他大声的命令着。

「XXX的,接着老子的鸡巴,婊子逼货!」苏鹏也大声地喊着。

他们两个开始同时大喊、同时大骂、同时的鼓励我、同时的羞辱我。就像开 始了一场好球赛,双方都在努力着。「靠,婊子,来啊!」「吃老子的屁眼,X XX的,臭婊子!舌头伸进去点,骚货!」

「你喜欢老子的大鸡巴操你的骚逼,是不是,臭婊子!对,夹啊,夹紧老子 的鸡巴,你XXX丑逼!」

「操,啊……,舔啊!你从现在开始就要把舔屁眼当成你的新目标了,吃屎 逼l吃,让我看看你有多喜欢吃老子的屎!

还不赶快表现给老子看!婊子!「我的屁眼被猛烈的操着,嘴巴被屁眼堵着。

我的手用力的掰开主人的屁眼,舌头旧能的伸到最深处。我突然的射了。 在苏鹏向里插进到顶点的一刹那,我的鸡巴喷射了。我已经完全的迷失了自我, 我完全的陶醉在被主人们操到射精的快乐当中。我射完后,苏鹏也加快了插操的 节奏,加重了插操的力度,随着他的大叫声,我知道他也射了。啊!!!太爽了!!!! 「啊!!!!!!啊!!!!!!!!!XXX的!

啊!!!我操!我操!!爽啊!!!「

我的主人爸爸跳起来,过到我的面前,把鸡巴插进我嘴里;我都没来的及合 上嘴,他就射进了我的喉咙,射在了我的舌头上,脸上。味道真的很不错,好甜 好鲜。我还没注意到,主人爸爸就抽出了他的鸡巴,而苏鹏的大鸡巴则在我的眼 前晃荡着。

我望着这根刚刚操了我屁眼的大鸡巴,无比崇敬的张开了我的嘴。他把鸡巴 塞进了我的嘴里。

「靠,逼货!给老子舔!把你得把你的脏屁眼里的东西给我舔掉,婊子!」 现在我尝到了自己屁眼的味道了。我尝到了苏鹏的,跃跃主人爸爸的,还有我自 己的屁眼的味道。我用舌头卖力的为他清洗着鸡巴。

他拍拍我的头和我的脸,笑着对我说:「你真是个好婊子。如果你的主人爸 爸允许的话,我就给你介绍几个我的健身朋友。」我的主人爸爸对他笑笑,也对 我笑笑。

苏鹏走了以后,我准备洗洗睡觉了,经过这样的晚上,我还真的有点筋疲力 尽了。主人爸爸过来对我说。「你真的要吃我的屎吗?叔叔?」我想了想。我说 过我要吃他的屎。可能他想再给我一次重新考虑的机会吧。现在我已经平静了下 来。我真的想要吃屎吗?从他的屁眼里直接吃?我的鸡巴回答了我的问题,它急 剧的膨胀了。

「是的,主人,我想吃您的屎,主人爸爸。」

「好的,逼货!」他说,脸上坏笑着。「你会得到你所要的!先睡觉吧!」

我明天会成为他的马桶吗?还是他会让我多等些日子?这样的猜测本会让我 彻夜难眠的,但是我今天被玩的太厉害了,我很快就睡得像头小猪。在上次和健 美教练的经历之后,我觉得我自己的下贱程度得到了极大的伸展,也让我看到了 我的欲望无穷,我就像个无底洞,不断的将自己的下贱发挥到更为让人难以置信 的程度。

我的新认的小爸爸也很想把我带往新的水平,每次和他做完,他都说我是个 十足的下贱的只配吃屎的逼货,但是他又老是不给我吃他的屎,大概一个星期之 后……我下贱的逼嘴再次含着主人小爸爸的大鸡巴。我重复着我每天的常规姿势: 跪着,光着,含着主人的大鸡巴。而此时主人正用力插操着我的逼嘴。

「有条贱逼狗每天给我吸大鸡巴真XXX爽。好狗,继续吸,吸的好,逼货! 用力吸,用力吸老子的大鸡巴,你个臭婊子!

吸鸡巴得贱货!「

在他插操我的逼嘴的同时,我也不停的努力去吸着主人大鸡巴的每个地方。 我太喜欢小爸爸操我的逼嘴了,我感到无比的幸福。自己的侄子成了小爸爸,我 比他大了近20岁,却下贱的跪在那里无比兴奋的被他的大鸡巴插操。我太爱这 样的感觉了,这样的下贱的感觉带给我无穷的快乐。我享受着每一刻和主人在一 起的时间。我太爱惜他的大鸡巴了。

「好狗,好好吸,婊子!用力吸!张大嘴,让我好好操你的狗脸,贱逼,喉 咙张开,给我吸进去,让我操你的!」

我的喉咙很听话的完全的打开了,好像我的身体器官根本就不听从我的大脑, 完全的听从他的命令。我的大脑已经完全的。我完全在他的控制之下。他的大鸡 巴顺利的插进了我的嘴里,他的阴毛在我的鼻子上,弄得我鼻子好痒。我身体的 器官已经完全的适应了他的大鸡巴的插操,即便完全的插入我的喉咙,我都没有 任何的不舒适的感觉,好想我的喉咙永远也不会被大鸡巴给卡住的感觉。我几乎 没有任何的窒息恶心的感觉。

「噢,操!你的喉咙就和女人的逼一样啊。你都不做呕?还用力夹我的鸡巴, 你他妈真是天生的逼货!好样的,婊子!」

他用双手抱住我的脑后,不停的在我的喉咙里推进。

「好了,骚比,我等会儿会给你喝爸爸的精液和热尿,你要耐心等着,我要 先操你的骚屁眼。把屁股转过来,臭逼!」

我毫无抵抗的肩屁股转了过来,好像他的命令真的控制了我的身体,我的大 脑完全不工作了,「谢谢主人,操我的屁眼吧,爸爸。」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 下贱的声音。

「好孩子!站好了,把屁股崛起来,小骚比,爸爸的大鸡巴要操你的小骚比 了!你想吗?」

「爸爸,操我吧,操我的小骚比吧,我的小骚比好痒啊M是欠爸爸操了!」 我站起身,把我的骚屁股撅的老高。爸爸很兴奋的样子,发出了呻吟声,爸爸喜 欢我的屁眼,我也很喜欢向爸爸展示我下贱的屁股。

「好,老子要操你的屁眼了,婊子!你想吗?」

「是的,小爸爸!操我的屁眼,求您了,操我的骚屁眼,主人!」我祈求着。

「给我趴床上,骚货!把腿分开。准备好了吧?小爸爸的大鸡巴要操你得小 骚比了。」

我调整好姿势,准备着。他向前把鸡巴插在我的两腿之间,把大鸡巴头放在 我的屁眼上,在上面吐了口吐沫,然后就插入我的屁眼我的屁眼完全没有时间去 调整角度去迎接他的大鸡巴;他立刻就开始了猛烈的撞击。但是因为他几乎每天 都要操我,我已经习惯了他这样的鲁莽插操,也就很快就适应了他的。我的骚屁 眼也很快的放松,并渐渐的发出了淫贱的淫水。我也不明白,自己的屁眼怎末真 的和女人的逼一样会发出淫水。我想这就是我为什莫这样喜欢被主人操的原因吧, 因为我的屁眼显然是经过了特别的设计,也就是专门为主人的使用而设计的。

「靠!骚货!婊子!你真喜欢吧,都流逼水了!你XXX真是个大骚比!是 吧,大骚货!」我感觉的到他的两个卵蛋也在我的屁股上撞击着,发出「啪啪」 的撞击声。他的大鸡巴耶在扑呲扑呲的进进出出我的大开的骚洞洞。

「噢,主人!」我大声地淫叫着。

「操我,爸爸,操我的小骚比,爸爸!用你得大鸡巴强奸我的骚比吧,主人! 哦,爸爸,操深点儿啊,求求您了,再深点儿。哦,爸爸,玩我啊,爸爸,我爱 您,爸爸。」我不断的求着自己的侄子操着,还呼喊着。

「我知道你喜欢,骚货!你真是个大骚比!说你是什莫?」

「我是大骚比,主人!」「还有呢?」「我是臭婊子!」

「那我是谁?」主人问到。

您是我爸爸,是我主人!「

「哈哈,真贱!我不是你侄子吗?怎末变成你爸爸了?」主人大笑着。用手 抽打着我的屁股。

「您是我的爸爸,您是我的亲爸爸,我是您的亲儿子。」

「好,乖儿子,你的屁眼儿感觉怎样啊,爸爸的大鸡巴在里面舒服吗?」他 一边问我,一边用力的向里猛推。

「感觉好极了,爸爸。操我的屁眼真舒服,爸爸!」

「我也喜欢操乖儿子的屁眼,你XXX没洗屁眼吧?我都感觉得到你屁眼里 的屎了!我XXX的!脏逼!」

他不停的插操,我呻吟着,幸福着。屁股晃动着。主人继续操我,也不断的 羞辱我。

「操,晃屁股,好。这是条好狗。」

「谢谢主人夸奖。」

现在感觉怎样?逼货?「

「好爽,爸爸,好爽!」「

「嗯?还有呢?」他问道。

「我喜欢爸爸操我,您的几把好大,操的我的屁眼好胀,爸爸。」

我简直太喜欢了,喜欢主人的侮辱的口气,喜欢主人的大鸡巴大鸡巴插超额 的插操的舒服。但是主人突然的将他的大鸡巴从我的屁眼里拔了出来,我的心像 掉到了谷底,屁眼立刻的感到了,我饥饿的屁眼大张着,我难过极了。我要主人 的大鸡巴插我,用无止息的插我。

「上次你吃苏鹏的屎,好吃吗?」他突然问。

「噢,是的,主人!」我几乎是大叫到。

「你真的很喜欢吃屎,是吗?马桶?」

「是的,主人!」「是的,主人。我是个喜欢吃屎的贱逼,主人!」

「靠!我知道你是。告诉我你想要什莫?逼货!」

「我要您的屎,爸爸!」「是的,主人。我是个吃屎的骚比。我要吃您的屎, 爸爸。」

「好,我要在贱逼的嘴里拉屎。我要看着你大嚼我的臭屎,听到吗?」

「听到了,爸爸。求求您快点儿给我吃啊!」

「操,你想明白了在求我什莫吗?骚货!」

「是的,主人。我明白。我想吃。我真的好想吃啊。我要吃您的热乎乎的屎。 我要吃,我要嚼,我要看着您的屎冒着热气从屁眼里出来,看着热乎乎的屎掉进 我的狗嘴里,爸爸。求求您了。」

「好,小骚比,要有始有终,明白吗?你确信你真的要吃?」

「是的,爸爸!求求您了,我想吃极了!求求您了,拉我嘴里吧!我要吃您 的屎,把我的狗嘴当作您的马桶吧!爸爸。」

「好吧,骚货,求我!」

「噢,主人。我是个吃屎的骚货!求求您喂我吧!在我的马桶嘴里面拉屎吧! 爸爸,把我当马桶用吧,爸爸。」

我感到有一种强烈的力量在驱使我这样做。我自己已经完全的麻木,大脑空 白。我知道,用我的头脑去思考的话,吃屎是多麽变态而又愚蠢的行为啊,但是 一种无形的力量驱使着我,是我完全失去了思考,使我真的好想吃主人的屎。这 样的想法使我觉得我更加的下贱,更加的兴奋。我几乎大省的呻吟着,就像个发 情的婊子一样。我的灵魂在主人的排泄物里面完全的掉落了。我已经喝过他的尿, 很多很多次;吃他的大便是顺理成章的事情,我已经吃过苏鹏的屎了,还有什莫 能阻止我吃小爸爸的屎呢?我就是要吃他的屎!我一定要吃到他的屎。

「记住:是你求我的,明白吗?」

「是的,主人。我乞求您给我吃您的屎,主人!」

「好吧,骚比。你喜欢吃M给你吃吧!」

他命令我躺在地上,他跨敦在我的脸旁。他慢慢的把屁股摆放在我的脸上面, 让我看着他的漂亮的屁股。浑圆,光滑,皮肤颜色比大腿要淡;像丝一样的阴毛 散布在屁眼的周围,引向那诱人的花蕾。屁眼上皱皱的皮肤强烈的吸引着我。我 知道这里是我的舌头应该去的地方。我正在看着我的食管,他的屎到。我迷恋的 看着他的屁眼慢慢的向我的嘴边移动,就像电影的慢动作一样。

「你喜欢吗?骚比?」屁眼在近处停了下来,我像被施乐催眠术一样的迷恋 的看着。

「是的,主人!」同样是毫无思考的回答着。

「全给你,屎猪。准备好了!」他的屁眼终于到了我的嘴边,我伸出舌头就 能舔的到。

「伸出你的狗舌头,傻逼!伸出来,一直伸到我的屁股!然后不许动!傻逼!」 我照他说的作了。他扭动着他的屁股,将他的屁眼对准了我伸直了的舌头。

他的屁股在前后的移动,我的舌头伸直在那里,相隔像个刷子一样的刷动着 他的毛毛的,湿湿的股沟。他开始很慢,后来就加快了速度。

「对,骚逼。舔我的屁股!」说着就突然用力把屁眼坐向我的狗脸;我的舌 头正好伸进了那奇妙的穴道。「噢,我操,用舌头伸进去!」我的舌头尽力的向 上伸着,以便可以顺利的进入他的屁眼。我感觉到我的舌头探了进去,深深的谈 了进去,在那里面狂舔一通,急切的在里面寻找着什莫。他的屁眼有股浓浓的味 道,我知道那是我的美食的味道,我知道我的美食快到了。我继续舔着,他的屁 眼看来放松了许多。我想我的舌尖已经探到了他屁眼里的硬硬的东西。我知道那 就是我的晚餐,我日思夜想的美食。我感觉到那慢慢涌出的力量,我用舌尖用力 的顶着。

「噢,骚货!给我顶着,用你的贱舌头给我顶着。伸进去!我XXX!」突 然,我的舌头感觉到一阵颤动,一股主人的响屁立刻钻进了我的嘴里。我知道这 股气直接的进入了我的嘴里,透过我的喉咙,立刻消失在我的肚子里面。我几乎 感觉得到这个屁的这段旅程。我大大的吸气,我可以闻到他的气味,我可以吃到 他的屁。我爽歪了,爽呆了。我发出了兴奋的呻吟声。

「靠,骚货!我的屁味道怎末样?好好地闻!你喜欢闻我的屁,喜欢吃我的 屁,是不是?」

「是的,主人!」那屁真好闻。好臭,我知道什莫快来了。我的鸡巴也是越 来越硬了。我再次大口的吸气。

「操,贱货!后面还有更好吃的给你预备着呢,你这个马桶厕所!」

「噢,谢谢主人!」我在欲火燃烧着。我已经等不及了。

「操,我要拉屎了。贱货!准备好,我要在你的厕所嘴巴里面拉屎了!这是 你自己要的,给我接好了!把你的狗嘴张大,傻逼。准备吃爸爸的屎!新鲜出炉 啊!」我把嘴张的老大,我的心跳到了喉咙口。

「噢,呀!嗯……!啊……!」他的屁眼张开了,我看到一大条黄色的屎条 冲向我张开的大嘴。就好像发射神州六号的倒计时。我兴奋到了极点。他的屎条 也象火箭一样直冲进我的嘴里,顷刻之间就把我的嘴塞的满满的了。我的心里无 比的激动,充满了感激之情。

「呀!好好吃吧,吃屎狗!XXX的,好好吃吧!」屎的表面有一点粘粘的 感觉,我闻到了一股恶臭。啊,我做了他的,做了他的厕所。我完全的成了他的 厕奴。我将那屎条在嘴里用舌头舔着,好像是一根大鸡巴在我的嘴里舔着。

「张嘴,逼货!又来了一条!」

又来了?我还没吃完这根呢!我赶紧下咽,以腾出足够的空间来接纳另一根。 我张大了嘴,因为第二根已经来了。爸爸嘟哝着,这根比第一根的速度还快。我 刚刚张开嘴,它就立刻滑了进去,我尽力的接着。

「靠,骚逼,你XXX大骚逼!吃我的臭屎!XXX的,快吃!吃我的屎! 老子给你准备的美食,专门为你们这些吃屎的骚逼准备的!XXX的贱逼,快吃!」

我放纵地呻吟着。爸爸的屎比我想象的要多得多,气味也比我想象的要臭的 多。这气味几乎使我疯狂。我好像在粪坑里狂欢着。

「操,快点咽我的粪便!吃我的大便l吃,快嚼!给我吞下去,傻逼,给 我吃!吃我的屎!」我不能说话,嘴里满是他的大便。这极端的羞辱强烈的攻击 着我,我兴奋无比,我的鸡巴就要喷射了。

「我要接着操你得屁眼,婊子!继续吃,你个逼货!」

他抬起我的双腿,把他的大鸡巴迅速的插进了我的逼里面。他开始猛烈的插 操,不断的扇打着我的屁股。同时,他不停的羞辱我。

「操,呀!好好吃屎!你个逼货,给我全吞下去!全吃了!用力的大嚼!给 我看,看着你嚼!XXX的臭婊子!吃屎吧,你!哦,操!!!」

我不停的大嚼着我满嘴的大便,吞咽着,我能够感觉得到我嚼完的没有来得 及咽下去的大便水从我的嘴边溢出。我赶忙用手把那流出来的屎再次推回到嘴里。 我的这个举动让小爸爸十分的兴奋。

「操,厕所!吃屎的逼货!对,把它弄进去!全吃了!你这头猪!」小爸爸 猛操着我的屁眼,比之前每一次都要猛烈。他大声的呻吟着,我都怕邻居会听见, 但是此时我也顾不了那麽多了。我们的眼神相遇了。他看着我满嘴嚼着他的大便。 他更加加快了他抽插的节奏。我喜欢她看着我吃他的大便。他扇了我的屁股几次, 大声地叫骂着,突然我的鸡巴射出了精液。

「操!射啊!狗逼射了!狗逼被老子操射了!哈哈!」很快我就感觉到他在 我的屁眼里射了。

「靠!全射你狗逼里面,骚货!你他妈吃我的屎的时候,我给你的屁眼喝奶, 看老子对你多好!」他很快的拔了出来,鸡巴还在继续喷射,在我的肚皮上,很 快尽到了我的嘴里。和他的屎混合在一起。我大口大口的吞咽着。

他把鸡巴伸进我的嘴里,说:「舔干净。婊子!」我把他的鸡巴含在嘴里, 品尝着那熟悉的味道。我舔着,吸着。我的鸡巴再次硬了起来。我突然感到他的 鸡巴里面喷出来另一股熟悉的液体。「喝我的尿!啊!呀!我的贱逼儿子在喝我 的热尿!喝吧,逼货!厕所!把你嘴里的屎都冲下去!喝!喝我的新鲜热尿!」 我全部喝了下去,现在我已经很老练了。我一滴都没有撒出来。

爸爸站了起来,去洗手间冲澡去了,留下我躺在那里遐想着。爸爸很快就冲 完澡了,回来站在我的面前,高贵的俯视着我。

「你怎末样?」他问我。我看起来真的很关心的样子。我仰视着他的魅力英 俊的面庞。他都没有这样的关心过我。我有点怔在那里。过了,我才醒过来:

「噢,我很好!谢谢!」

「那就好,我很喜欢这样玩,如果你不喜欢,或者觉得太过火,那就告诉我。 我不会生气的。我只希望你和我一样享受其中。」

「这是有一点怪怪的感觉,小爸爸。我是说,你好像有点很猛的样子……」

我不知道我为什莫有点吞吞吐吐。我可以不知羞耻的大吃大喝他的排泄物, 但是现在让我说出来的话,还是有点害羞的感觉。

「我只是想确定你没问题,我希望大家双方满意。我想给你你想要的,也想 得到我想要的。我能找别人做,你也可以找别人做。我想告诉你我喜欢你,我不 想失去你。我不想你毫无保留的服从我,我要你也喜欢,而不是单纯的服从。」

「噢,小爸爸,您不会失去我的!我太喜欢您了!我喜欢您操我,骂我,玩 我的每一个分分秒秒。自从您成为我的主人,我的生活才真正的有了意义。我喜 欢您!」

他用脚在我的脸上轻拂了几下,看得出他满意的微笑。

「我喜欢喝您的尿!我更爱吃您的屎!我做这些都是因为我爱您,我希望您 快乐!而且我真的喜欢这样做!你并没有强迫我做我不愿做的事情!这几个星期 我太幸福了,感觉棒极了。你现在是我的主人了,我已经没有退路。请您不要顾 虑,我喜欢您对我做的一切,我就是为为涅仍的你而生的一条狗。」

他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脸,看着我,微笑着。

「你是我见过的最好的最贱的一条狗,比我训练过的其他的狗好多了,你知 道吗?那些狗没有一条能吃你吃的屎的一半。」

「啊?是吗?」

我们两个几乎同时大笑了。这几个月以来我第一次敢在他的面前大笑。但是 很快,他就严肃了起来。他的笑容消失了,我的也跟着消失了。

「好了,贱货,去洗个澡,你该好好休息了!」他的声音又回复了严厉的主 人的声音。

「我该为你准备明天的晚餐了!希望你明天和今天一样好胃口!」我是看着 他长大的。真的把他当作自己的亲人,现在他成为我的爸爸,我很高兴,终于可 以把他作为我最亲爱的小爸爸。

我一直都喜欢比我小的做我的主人,喜欢那种下贱的感觉,本来是长辈,却 下贱的跪在小主人的面前叫「爷爷」,「爸爸」,这样的感觉让我觉得很幸福。

有的人可能会觉得我很变态,我也承认,但是我就是这样,没有理由,我问 过很多次玩我的主人,得到的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我是天生的贱种,我和一个 广州的贱货也聊了几次,他很喜欢我,说要和我学习,其实我也没什莫经验可谈, 真的是出于真心的去做我喜欢做的事情而已。

今天是周五,是我准备度假的最后一天工作,从明天起我就要开始我的近4 0天的假期了。我很期待着有个很轻松的假期,我可以放下手中的一切工作,专 心的去体验一个做奴、做狗的生活。我和同事朋友们请假说是要去云南的大山里 去写生,估计没有人会怀疑,因为我真的十个十足的绘画爱好者,我甚至有过两 次个人的画展,但是我并非但是我并非靠此过活。我真的有点厌倦了世间的生活, 很想真正的脱俗而出,做一个完全自由的……我期待着这个假期,也许它可以带 给我一些完全不同的感受。

一个月前的那天早上,我正在穿衣服准备上班的时候,小爸爸进到我的房间, 我赤身露体的刚刚要穿内裤,我在家里睡觉从来不穿衣服,小爸爸也是,一看到 他进来,我就本能的硬了,但是我真的没有什莫害臊,因为这样的情况已经是很 平常的事情了。我们在家里都是基本上不穿衣服走来走去的。我好像永远都爱不 够他,见到他就想要,可是今天有点晚了,他赶着要去学校。我们没时间做任何 事情……

「你去和你的同事们打个招呼,告诉他们你要准备休1个多月的假,」我不 知道为什莫,「你还记的我有个哥哥吗?多年前他去了美国。」其实在他父母去 世的时候,他还有个哥哥,被美国那边的另外一个叔叔收养了,所以去了美国, 但是前两年回来过一次,我当然记得啊。

「他过1个月要来广州」他说,我马上想到他的到来会影响我们日常的生活, 脸上并没有什莫快乐的表情,「你不高兴?」

他问道。

「你都知道他是个大帅哥,一定有很多的女孩子缠着他的,我们还是有很多 时间玩的,你放心吧。」

「希望如此,小爸爸。我简直不愿停止这样的关系,我爱您,小爸爸,」我 几乎是噙着泪在祈求的发着牢骚。

小爸爸微笑了,很性感的笑着。

「傻比,我哥哥都23了,他会有很多其他的朋友之类的去应酬,不会太影 响我们的。」

「噢,好吧!我知道了!」我勉强的回答着。

「说不定哪个女孩子缠着他,他就不怎末会在家的。你请假在家好好的照顾 我和哥哥的生活,那里也别去,我希望哥哥这次在这里过的舒舒服服的。」我的 脸上露出了一丝怪怪的笑容

「靠!笑什莫?傻比!」小爸爸走过来,把手放在我的头上。「别胡思乱想, 给我注意点儿,别给我哥哥看出来,听到没,傻比!」

「嗯,爸爸,我明白!」我也不知道我为什莫傻笑。大概这也是出于本能的 贱笑吧。

「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今晚爸爸好好的操操你。」我的脸红了,不知道为 什麽会脸红。爸爸继续说:「好了,贱逼,我今天拉大便的时候不搽屁股。我回 家来好好的赏给你。或者我都憋着,不上厕所,省到晚上回来给你吃。我知道你 从来就没吃够过,别把我的贱儿子饿坏了!」我被爸爸逗笑了,刚才的顾虑都被 扫掉,我的鸡巴一阵抽搐。

「没有了,爸爸。」「好好想着吧。」在他关门离开的时候,转头对我说 「在家准备好,把贱屁眼洗干净了,等我回来操啊,骚货!」

「是,主人!我真心的叫到。

在李威来广州前的这个月里,日子还是和往常一样,我请好了假在家呆着, 我的小爸爸也放了假。我把房间整理的一尘不染,换了新的床单,买了足够的食 物之类,每天为我的爸爸准备晚餐,哈哈,当然还要给爸爸吸大几吧,舔爸爸的 大脚这一类的日常工作。我很放松,很快乐,我和爸爸的生活太幸福了。我有点 儿担心李威的到来会给我们的幸福生活带来很多的不便。

也不知道为什莫我还是很期待他的到来,可能是他那几乎完美的外表,实在 是让我迷恋。可能是从小在美国生活的缘故,他的外表里透出了很多东方人的含 蓄和西方人的风度。他太美了。这兄弟两个完全是继承了他们那个短命的美女妈 妈的美貌,绝对比任何一个影视明星都要帅气。长长的黑色的披肩发,很有棱角 的坚定的下巴,橄榄色的降皮肤,还有那使人陶醉的眼神。

他是大学游泳队的,曾经代表美国参加过奥林匹克运动会,所以肩膀是那末 的宽阔,完美的身材,健美的肌肉,是极为罕见的人间极品,就像是大卫的雕像 那末完美而又富有生气。经常的运动是他的胸肌也是非常得漂亮,真得无法用文 字来描述这样的美体。他的浑圆的屁股是最能让我迷恋的部分,他实在太完美了。 每次在大街上经过,他都能得到无数靓男俊女的超高回头率。我不知道自己为什 莫那末迷恋男人的屁股,可能是我太喜欢那性感的大屁股可能给我带来的美味佳 肴吧。上帝的创造实在是奇妙,他创造了男人,也创造了女人,让他们配成一对 儿。同时他也创造了主人和奴隶,也让他们彼此满足。

李威到家那天,吃了点东西就上床睡觉了。因为他不是直接来广州的,而是 在东京停留了几天,所以几下了很多的脏衣服,所以他去睡觉的时候,我准备帮 他洗了。不是表示关心,其实真的是出于欲望。我是想闻那些脏脏的内裤和臭袜 子,还有他的运动服,内衣的男人的味道。当我把衣服放进洗衣机的时候,我坐 在洗衣机,手里拿着他的两条短裤,在上面有很多的痕迹,我把鼻子深深的凑了 上去,这时正好小爸爸经过看到。

他轻轻的笑到。「喜欢闻我哥哥的臭内裤?」他蔑视的看着我,手里抚摸着 他自己的胯部,而我正狂舔小爸爸的哥哥的内裤上的黄褐色斑痕。

我喃喃的回答,「是的,爸爸。」

「给我看看那些内裤,贱货!」他轻声说。

我不知道他是怎样的说出这麽有威力的话来的,虽然那声音很低,但是对我 来讲都有如圣旨般的重要。他完全的控制了我,我知道哪怕只是他的一个细小的 动作都会对我起到命令的作用。他没有必要大声地发号施令。我把内裤递给爸爸。

爸爸吹了个口哨。然后小声地说,「好像我哥哥没好好搽屁股,可能是老天 预备这要你这个贱货来给他舔干净的吧?你很想舔我哥哥的屁眼,是不是啊?你 想舔我哥哥的臭屁眼,呵呵!」

「噢,是的,爸爸!我真的好象把我的贱舌头伸进您哥哥的屁眼啊。」

「舔吧,舔那上面的屎!贱货!好好尝尝我哥哥的味道,妈逼的!!」

我再次把那黄褐色的部分放进我的嘴里,靠在洗衣机旁的墙上。我开始嘬食、 吸吮哪些屎斑,里面有爸爸的哥哥的大便的苦涩味道。我呻吟了,我想可能是大 声了点儿。

「XXX!小点声。」小爸爸对我嘘着。「不要把他吵醒!吸吧,我知道你 喜欢。我知道你喜欢舔带着带着屎的内裤。别出声!!」

我开始隔着内裤自己手淫。我想小爸爸可能不太想让他的哥哥知道我们的新 关系,但我却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