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味地黄丸会让男人越吃越虚
六味地黄丸是补肾阴虚的药,八味肾气丸是阴阳双补的药
元精就叫肾阴,元气就叫肾阳。病人去看中医,中医是不是经常会说肾虚问题?中医就说肾虚,那到底是阴虚还是阳虚呢?该怎么补呢?
有一味药叫六味地黄丸,我想不少人吃过。这个药是干什么用的呢?从普遍意义上来说,这个药是典型的补肾的药,是补肾阴的。六味地黄丸是什么药呢?是六味阴药,熟地黄、山萸肉、牡丹皮、山药、茯苓、泽泻,是三补三泻法,所以是六味。
在山西有一个老中医,非常有名,但也不被主流认可,叫李可,特别的了不起,他经常救那些被医学判了死刑的人,死人拉去就能把他救活。他通常会用到附子,有时会用到一二百克,所以“死人”他都能给救活了。
六味地黄丸从某种意义上讲,是补肾阴的。肾虚到底是哪儿虚?李可有一句话,他说天底下没有真的阴虚。为什么呢?因为,身体里的水要流动起来靠的是阳气,就像我们平常早上起来看水,上面一定有一层雾,那就是气,是气带给它流动的。而水有一个问题,会凝聚,凝聚就是阳气不足,带动不起来。所以,人体其实没有真正的阴虚。只要有人说肾阴虚,就一定是肾阳虚。没事坐着都哗哗地流汗,本来就是肾阳虚,就是阳气的固摄能力不行了,还使劲补阴,就会越吃越虚。为什么越吃越虚?因为本来是肾阳气不足了,而这六味药,都是补肾阴的药,阴越重,阳气越来越虚,身子就越来越糟糕。
实际上,真想补肾的话,如果说是肾虚的话,一定要先明阴阳,这才是治病的大法。还有一个药也非常有名,配伍非常精到,是汉代张仲景的方子,叫八味肾气丸,市面上叫做金匮肾气丸,它是阴阳双补的,这个药是从《伤寒论》里来的,八味肾气丸就是在六味地黄丸之外加了两个阳药,一味是桂枝,一味是附子。六味是补阴的,桂枝、附子是补阳的。
六味地黄丸原本是小孩的药
六味地黄丸是宋代的儿科医生钱乙从张仲景的金匮肾气丸化裁来的。现在谁敢把六味地黄丸给小孩吃吗?没有吧。这六味地黄丸原本就是小孩的药。为什么小孩吃六味地黄丸呢?小孩有一个特点,小孩特容易勃起,因为他们元气特别足,小孩勃起才叫真勃起。像大人那种勃起呢,都是淫念造成的勃起。所以,当小男孩元气真阳太足以后,勃起再也不倒下的情况下,怎么办?中国古代书上说,阳强不倒,六味地黄丸主之。
过去有钱人家门口有两个大缸,男人吃八味肾气丸,阴阳俱补;女人一般服乌鸡白凤丸。现在为什么八味肾气丸这么好的药不宣传,只给六味地黄丸宣传?那是因为三四百年以来中国的医学界认为天底下的人都虚,从朱丹溪那时候开始就盛行滋阴派。一个医生开什么药,他一定有一个固定的服务的群体。朱丹溪本身,并不是名门贵族,朱丹溪也是“高考”考不上的主,后来他学的是理学,学了宋明理学以后,他老结交当官的人。这些当官的人爱酒色财气,朱丹溪特别喜欢用滋阴的方法,给他们补。他认为这些官员是三妻四妾,所以呢,需要补呢。这样就形成了一派,天天补,也就沿用到现在,才形成一肾虚就用六味地黄丸的习惯。
你还用补吗?你缺啥呀你,你全身是被憋的
我前面说了一句很核心的话,现在生活的所有问题都跟营养过剩以及不运动有关,可现在中医用药还是大补特补。我们现在这些人还用补吗?缺啥呀,全身是被憋的病,尽是因为营养太好,被堵着的病,我们就需要通。
中国古代名医不愿进京城。为什么?因为京城全都是伺候官的。御医系统,可以说是中国医疗系统里面最微妙的系统。首先御医先要保护自己,御医给皇帝老子看病,绝对不可以开大方,全都是小药,就一点点,反正就是给你补,你总对我没意见吧。
慈禧都能看出御医的鬼点子。慈禧曾经有一次,让御医去给光绪看病。御医不明白啊,慈禧多么狠,杀了多少人了,她这是让光绪皇帝去死啊,还是让光绪活啊?当时,光绪可能得的疹子,或者有的人说是梅毒。大夫清楚这些,他没办法,只好开了一个药:十全大补汤。把十全大补汤送到那儿以后,慈禧当时也不想让光绪死,她一看,这等昏聩之人怎么还留在这儿啊,整个人都糊涂得不能开方治病了。可这个医生狡猾,他要活命,他就假装开个药方,他宁愿让慈禧革了他的职,让他回家。
开药在国内长期形成了一套系统,宁愿恶补,也不敢破一点点。所以现在中医的系统不敢用这桂枝和附子,这两个药有破的功效。桂枝通心阳,附子破肾寒。所以现在社会,对医生来说,最保险的方法就是用六味地黄丸,而不敢用八味肾气丸。
总之呢,补肾要补得对才可以。首先肾一定要先破肾寒,这个一定要记住。